<微科幻小组

【原创】生命进阶(节选)

天降龙虾

此文摘自长篇科幻《生命进阶》第四篇章。。

第一章 苏醒时,人类已作古

  睁开眼,酸痛疲惫的身躯石化般沉重,感觉这人体冷冻的技术,还需要改进才行啊。无梦的长眠终于醒来。我试着动动手指,不对劲啊,怎么觉得像木偶一样?那股游走于体内的气息呢,就是那股一生气便直往上蹿的,如同火焰的力量,怎么仿佛完全消失了?我还活着么?


  过了好久,模糊的视野才清晰起来,不错,至少我又能看见东西了。周围非常安静,或者是我的听力尚未恢复?也许它永远都不能恢复了吧。房顶上画着的是什么?变幻的立体图像?可那是什么机器啊?


  “你好,能起来了吗?”这声音……好奇怪。第一个词像是某种电子合成语音装置发出的,明显有金属味混在里面。后面几个字,依次是童声、高音、低音、男声、女声的音调,听起来很是怪异。我艰难地坐起,身体就像突然间老了几十岁似的,以前充沛的气力,尽皆没了踪影。小小的一个动作,竟令我感受到从来没有过的劳累。


  我这是在哪儿?圆形的房间里,没有一件家具,也看不到医疗设备或是其它什么东西。有的只是四周和地板上千奇百怪的会动的立体画面,像是些抽象艺术作品、几何图形的堆叠、化学分子结构、基因图谱、机器部件、怪模样生物等等。还有些像是建筑残骸,及不熟悉的神话故事图样。除非,这座连窗户都没有的房子会说话,否则,我面前看不到什么别的东西了。也许,它们在我身后?


  脖子僵硬,转动不得,我只好先闭上眼,稍微活动活动全身几乎失去了韧性的肌肉。边活动边想,唤醒我的人大概不太友好,难道他们不是回归故土的央国人?好一会儿,感觉肌肉的弹性已差不多能进行运动了。我揉捏着自己麻木的脸皮,装作不经意地问道:“现在是什么年代?”


  跟我一模一样的声音回答:“按公元历记,现在是1002534年。”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我想要一骨碌爬起,却做不到,无奈只得先趴下、跪在地上,再慢慢起来。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天使、猿人和活过来的大卫雕像!我愣了愣,问他们:“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是什么人?”


  天使和猿转身离开了,他们像是直接穿过墙壁出去的。大卫依然用我的声调回答:“这是地球。我们不是人类,请叫我们‘仿’。”


  据自称是“仿”的生物说,他们是地球上,百万年来演化出的新的智慧物种。他们的直系祖先是人类,但人类已经没落,不复存在于地球上了。他们是半机械、半有机的生命形式,核心基因由DNA和特殊纳米机器综合而成,能够轻易实现,之前在地球上所有存在或未存在过的生命机能。有机化学部分负责基础源命令的生成及下达,机械部分则主要负责连接源命令与宏观信息处理系统——即智力系统的协调与配合,还能够改变身体的结构、外形,增加和消灭一些功能器官,亦可从外界取材,调动纳米机器,生成些机械装置和设备。总之,他们的身体能够无限地进行自我调整。而且他们毋须动手,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便能轻松造出任何精密、复杂的仪器来,甚至把这些仪器变成身体的一部分。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当然不会那么轻易地,就相信这等天方夜谭。说我睡了一百万年,说地球上已经没有了人类及其他生物,说自己融合了所有生命机能,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面前的“大卫”,也许不过是一台制作精美的机器人,也许此时的确到了很久以后的未来。但我必须得看到什么,能证明这一切的东西。那东西得是不可伪造的,得是我能够识别的,得是他们不能借口没有的。“你说,你们的核心基因里仍保留着有机DNA序列是吧?能让我看看它们的排列图谱吗?”


  他详细询问了我,习惯于以怎样的方式阅读排列出的基因图谱。我一五一十地向他解释。仅仅约半小时的站立,便让我力不从心,他建议我躺下,说在天花板上会显示出来的。果然,那些莫名其妙的立体图像,变成了我所熟悉的——脱氧核糖核酸分子链。刚刚整体一看,我就懵了!本应是双螺旋结构,成对存在的它们,怎么竟曲曲弯弯地缩作了圆滚滚的一团?这么大的一团,得容纳多少条功能基因啊,密度如此之高,怎么进行分裂、表达和复制?无论如何,它绝对不是人类,或任何一种地球生物的基因。莫非是……新型人工生物?


  很快,怀疑被否定,没有人能够设计出如此复杂、完美的高密度基因体系。分裂、表达、复制,所有的必需活动,都得由渗透其间的微型机器人协助完成。机器人取代了信使RNA与DNA和蛋白质之间的联络关系。缩成一团的DNA,则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持自己的稳定状态。它们似乎是在极力排斥、对抗着机器人的介入,却最终不得不接受、妥协。机器人在杂乱无章的基因团中,隔离、监视着一条条功能性基因片断,必要的时候,或许还可以对其进行拼接、移动、甚至拆散。它们确实可以任意改变形态,实现一切可能的生命机能。


  具体解读其中某几条较长的基因链的时候,头脑中奏响了前所未有的宏大、和谐的交响乐章,其中似乎夹杂着狮子的怒吼、野象的狂奔、虫蚁的嘶鸣、鸟儿的歌唱、毒蛇吐芯的咝咝声、风吹树叶的哗哗声,以及千万种没听过,说不上名来的声音,还有奇怪的人的模糊的呓语声。所有的声音都是平和的、调顺的,丝毫没有紧迫、恐惧的氛围。然而,我隐约觉察到了一股压抑、无奈以及沉闷的气息。不管怎样,完全能够肯定,这是种自然演化出的高级生命基因,非人造亦非伪造。


  “不愧是传说中的战斗之神,想必,您一定是孙刚了吧?”我惊愕地看着他忙不迭地道歉,说刚才利用地板中的微电磁感应装置,监视了我的思维活动,并不小心惊吓到了我。


  他解释道,他们个体间相的互交流,用的不是语言,而是某种特定的电磁波,速度快、效率高,能短时间内,真实地体验到双方甚至多方的思维过程详情、结论,及同步评估可靠程度。类似于人类传说中的心灵感应,不过更加清晰、可信。我的思维活动若经过放大,也能为他们所感应和识别。但我却无法接收他们的思想,而且对他们来说,我的思维是非常杂乱、模糊、具有随机跳跃性,和新奇的运行模式的。我想他们的感觉,大概就像是人在观察恐龙或长毛象的生活行为时差不多吧。但我还不能习惯自己的思想被人感知,不对,是被仿感知。于是,我重新爬起来。


  饥饿感提醒了我,自己肯定还活着。他刚说过,地球上已经没有别的生物了,那我岂不是要就这么被饿死?正此时,一桌丰盛的菜肴,通过打开的地板升了上来。我试探性地问他,这些是什么?他说,这是他们研究了我的新陈代谢机能后,结合残留下来的远古历史上关于人类饮食的信息,用多种营养元素合成制作出的东西,让我尝尝。我发现,他说话时面部毫无表情,除了语速外,声调什么的也一样没有变化。语句发音方面,倒是把握得很协和、流畅。难道他们专门学习过各种人类语言?


  得到的答案是肯定的,他们三个仿,都是思维交流方面的专家,研究各种可能的交流方法,包括语言和艺术在内。看来,他们并不是仅靠代码转换、信息元素分解等方式来对待交流的。我记得在人类时代就证明了,某些艺术的表达,是不可以用数学或逻辑的方式理解的。央国语言结构的逻辑整合问题,就曾难倒了很多聪明的人。他们这些仿,要么是有别的方法,要么就是根本比人类聪明好多倍。


  天使、猿人和大卫,他们三仿都是为准备照看我,而专门改变自身外形成那副样子的。他们不知道我更喜欢哪种样子,便挑选了人类创造出的三种最具代表性的模型。在我首次看见他们的时间里,我说话时,眼睛的焦点落在了大卫身上,另两仿因此才自动离开的。如此看来,在他们面前我确是什么都隐瞒不了。他们一定也研究过我的味觉系统,合成出的食物味道很怪,不像任何一种曾经吃过的东西,然而,并不难以下咽。


  放置饭食的桌台很高,我提出要把椅子。他显然不能理解什么是椅子。思考了一会儿后,从地面上升起个马鞍状的东西,高度和位置都还合适,却必须骑在上面。这房子,大概是全自动纳米材料做成的,能照他的想法变出任何东西来。至于食物,可能是早就准备在下面的,或者,这根本是座楼房。


  我问他需不需要也吃些?他告诉我,他所需要的元素大部分由身体自行合成。纳米机器甚至可以进行从轻元素到重元素的聚变反应,能量、食物基本上完全自给。可是,稳定的重元素原子,很难被重新分裂成轻元素,所以,只有当体内重元素过量,而轻元素不足的时候,才需要外界的物质补充。我猜,与地球相比,木星或土星,也许更加适合他们的生存。前提是,假如他们对温度的要求不高的话。以他们的生命形式,要适应外星环境应当完全没有问题。


  但我暂时不想问他们具体占领了太阳系内的几大行星。还有个更重要的问题我早就想知道了,至少现在看来,他们对我没什么恶意。“你们在哪里找到的我?跟我在一起的那些人呢?他们怎么样了?”


  “我们是在对海底地层的考察中,意外地发现了你们。我们共找到了包括化石在内的109具人类遗骸,你是保存最完整的一具。除了你,其他人的保护性外壳业已全部破碎,与岩石接触的肢体,在百万年的时间里,都已因物质的渗透作用而矿化,生命信息丢失严重,没有复活的希望了。”


  眼泪竟不由自主地涌出,我是最后一个人了,一百万年,我,真的老了。他们把我搁置起来,认真研究了90多年,保证没有问题了,才将我解冻复活。即使这样,微观离子的长时间随机跳跃、冲撞,还是对我的身体造成了毁灭性影响。部分基因链断裂、缺失,体内无机质含量过高,结缔组织脆化、弹性丧失、易断裂。如果不进行大规模基因修补和改造,我剩下的寿命,可能不会超过一个月。“为什么,为什么只有我的运气这么好?为什么……为什么你们还要把我复活?”


  “如果说运气的话,不是你的太好,是别的人类太糟。那片地层中,有很多被冷冻岩石隔出的空间。只有你和你的保护性外壳正好处在空间正中,其他人,有很多都直接被压碎了,连留下的化石都不完整。你不思维,我们就无法从你的大脑中,有效读取出细节记忆。复活你,一方面是由于你活着,另外,我们考虑过不让你承受孤独的煎熬。但你实在是太像传说中的战斗之神了。为了验证远古传说的真假,我们最终还是决定将你复活。”


  保护性外壳?百万年的光阴,大概使冷冻棺看上去只剩下一层壳了吧。“也好,我允许你们为考古而读取我的思维和记忆。但你们也要答应我,不能强迫我做任何事。另外,告诉我关于你们知道的人类祖先的历史传说。还有我提问想要了解的一切。”

第二章 新的智慧生物的创世神话

  在仿的神话传说中,我生活的时代,是个近似于开创世界的时代。那之前,一切都是平静和混沌的,那之后,机械结构加入到了生命的演化进程中。那个时代里的唯一正神,联合起信仰他的、具有伟大力量的人们,对旧世界的守护者们,发动了多重灾难性的打击。旧世界随即崩溃。但创立新世界的过程中,有很多隐匿于人群中的偏神们站了出来,要反对力量强大的正神的意志。偏神中最有名的三位,分别是:我,传说中的战斗之神,孙刚;我的兄弟,偏神中的主神——智神孙梁;我的表妹,传说下半身是树根、躯干是白银、头颅像云朵、眼睛似花环的生命之神,汪央。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许多偏神,比如财富之神卡特、黑夜之神瓦尼勒、食神苏瑞、钢神托裴……


  偏神,或称“反神”,领导着旧世界里不愿屈服的人们,与正神对抗。他们并不是想要重新返回旧世界中,那已经不可能。他们要的是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世界,一个不同于正神的世界。


  传说,我是最早觉醒的神祇,也是所有神祇中,唯一的旧世界代言人。而正神则是与别的人和神都不同的新生力量,他的强大是为各路偏神所不能抵挡和容忍的。只有我,战斗之神,拥有着扼杀并消灭他的能力,因为我成长于一个隐匿之神的家族中。神话细节上,有很多矛盾和冲突的地方,有些说是我唤醒了智神,和生命之神的意识,也有的说,是智神和生命神先赋予了我无与伦比的能力。但是,对作为战斗之神的我的力量和气势的夸张上,传说倒是有非常一致的交待:什么能看穿对手的所有弱点、秘密啦;可以用怒吼驱散正神放出的成千上万最厉害的怪物啦;拥有比钢铁还要强硬的不死体质啦,等等。由于我的力量过于强大,虽然正神已然掌控了世界,却仍有被我杀死的可能。所以,强悍如魔王的我,便在历史的传奇故事中,得到了两种可能的结局——一种说,我害怕自己的力量将正神创建的新世界,连同所有可以创世的神灵一起消灭掉,从而导致宇宙的永久沉寂。因此,我把自己和消失的旧世界一起,深深埋入地下,永远封印;另一种说,是智神和生命之神害怕力量强大的我会失去控制、杀掉正神,打破刚建立的新世界的秩序和平衡,使灾难永远持续下去,于是联手将我封入地下。有趣的是,不论哪种说法都提到,被封入地下后,我觉得躺姿不舒服,便翻了个身,引发了有史以来最强烈的地震。


  是慧星撞击的余波导致的全球大地震,震塌了山洞,才使得兄弟他们无法唤醒我的吧。神话中有历史,尽管是被夸张得变了形的历史。大卫模样的仿,给我讲他们的传说的时候,回忆着以往真实情境的我的思维,也被他们读取出来,作为研究史前生命生存形式的珍贵资料。他们很难想像,没有机械部分的生命具体该怎样生活。就像曾经安逸、悠闲的人们,不了解可怜的兔子,该如何在危机四伏的丛林中求生。


  关于我的部分讲完了,我接着问:“我的兄弟呢,传说中,他结婚了么?”若答案是肯定的,我想,恐怕就该改一改对他的称呼了。


  仿似乎没有婚姻的概念,直等我把所有关于结婚的解释性的记忆,差不多都调出来呈现给他之后,总算得到了这样的回答:“据说,神都是不会留下后代的,他们每一个都是具有唯一性的。可是你所说的结婚,也不一定要有后代。神话中未曾提到‘法律’这个词,并且你也知道,国家解体后,法律是没有什么意义的。不过,结婚似乎也未必只能依靠法律,某种与异性订下的契约也能使婚姻关系成立。说到异性,我们对双性繁殖还是有了解的,传说中,与智神关系较亲密的异性,似乎只有生命之神了。”


  感受到我对于婚姻伦理记忆的思考后,他急忙道歉。算了,百万年前的事情,怎么可能什么都传下来呢。还是别难为仿家了,继续听关于兄弟的故事吧。


  摧毁了旧世界的灾难,令太阳从天空中消失了好几个月,只有正神庇佑的新世界的萌芽,在此期间一直沐浴着阳光。各路偏神带领着追随自己的人们,从旧世界的废墟中走出来,到正神的新世界里,谋求容身的一席之地。阴霾散尽,阳光重返大地的时候,正神要求所有的偏神和所有的人,向他——这位新的创世者,表达自己的尊敬。并要所有人通过某种仪式,宣布愿让自己的后代永远效忠于他。否则,将被驱逐到怪物盘踞的旧世界废墟。那些生于阴暗深渊的怪物极其恐怖,除了封于地下的战斗之神,谁也无法抵挡。后来,智神以答应总有一天会让战斗之神重新复活为交换,取得了对战斗之神手下部队的统领权。这些部队有着战斗之神传授的勇气和力量,他们继承着神的守护意志,重创正神建立的世界,将之撕裂,解放出众多违心地屈从于正神的人们,打败恐怖的怪物,在废墟上开辟出另一片天地。


  智神由此成为了偏神中的主神。他凭借自己的智慧,把战斗之神的部队变得更加骁勇强悍。正神不敢再对他们怎么样了。有说智神就此取消了最初承诺的交换条件的;也有说智神只是忘记了自己对部队的允诺。智神衰老以后,向正神献出了自己的智慧成果。作为回应,正神把他的灵魂和思想放到了月亮上,让他的智慧,永世引导着世间生灵前进。从此以后,月亮便成为了智慧和理性的象征,时时有微弱的话语从上面传下,能接收和听懂那些话语的个体,一直是智慧种群的领导者。他们被认为是能够聆听神的声音的佼佼者。


  生命之神的贡献在于,她利用了正神发动灾难后残余的元素,使普通人的后代,逐渐拥有了比神更加强大的机械的力量。是她用奇妙的方法,激活了有机体对机械的兼容性,令微型机器融入了普通的生命,开创了生物演化的崭新纪元。由于正神将他的世界中的同类元素全都收了个干净,因此,现在的仿,严格说来肯定只能是偏神领导下的后裔。


  仿们的科技水平,比曾经处于鼎盛时期的人类还要强大。他们当然不会傻到完全相信传说中的无稽之谈。告诉我这些,就是想看看我是否能根据神话的大致线索,推测出可能的史实。毕竟,我对人类群体的了解绝对比他们深刻。而他们也能借此机会,读取我脑中活动起来的记忆细节,亦可搜集更多用于人类思维方式的分析、研究资料。


  我能轻易猜到,神话中描述的大部分事件的样貌。比如,世界各地的人们,有组织地前往西拔木大陆避难;比如,灾难过后,所谓的正神——除了罗塔,不会有别人——要用改造基因的方法,制造出只忠于他的强者后裔。还有,以兄弟领导下的央国武装力量为主的反抗性叛乱,打破怪物锁大洲的恶劣企图,开辟新的自由领土,发展力量对抗来自正神罗塔的围剿……甚至,兄弟担心过的事情最终发生了。末日礼物X病毒带进人体的纳米机器人,被特殊体质的人所激活,表妹的医术虽然保住了人们的性命,却也无法从体内彻底清除它们。结果,非人类的变异生物大批量出现,其中的很大一部分,可能都保留了智慧的特征。以兄弟的性格,作为首领的他,肯定会尽可能地把那些变异人也团结进人群之中。我不能明白的是,智神把自己的智慧成果献给正神,是什么意思?难道最后,罗塔和兄弟作为敌对力量,达成了和平协议?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像大卫雕像的仿告诉我,月球上的确有一个非常古老的大型信息发射装置,至少已经运行了上百万年。用放射性物质的衰变作能源的这个装置,自人类时代起,就一直向地球表面发射着只经过简单编码的大量信息。信息是循环的,半年为一个周期,表述的是一套复杂的,但却能高效地处理所有问题的思维方式。这套深刻的思维方式,确实引导着其间出现过的几乎一切智慧生物的思想方向。包括数万年前开始逐步完成物种大统一的仿在内,他们的智力启蒙和思想底蕴,无不是以这套思维方式,和思想体系为蓝本的。


  大卫艰难地用语言,向我复述了那套思想的大概要领。显然,这不是件简单的事情。听起来的确像是兄弟的作品没错。看样子,兄弟是完美地达成了他的人生目标,将所有可能的思维方式,提纲挈领地总结到了一起。他是死而无憾了,可我呢?我的人生,价值何在?

回帖

只看楼主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