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控小组

【地球演义】第三十八回 蚓行洋底

攀缘的井蛙

成功跨入寒武纪的动物先祖们面对的是一个空旷的新世界。

虽然在之后的1亿年中,陆地依然是生命的禁区,但海洋这片广阔富饶的乐土已经敞开怀抱,慷慨地馈赠着首批开拓者。正在聚合的冈瓦纳超大陆周边形成了大片阳光充足的浅海,藻类在这里大量繁殖,生产了丰富的养料。

各种动物掀起了瓜分大陆架的狂潮:古杯茂密地生长在前海的礁岩上,腕足动物和棘皮动物固着在古杯丛林的缝隙中,伸出触手和须腕,网罗滤捕浮游生物。在它们身边,刚刚分家的软体动物,环节动物和它们的近亲哈瓦亚虫类附着在礁盘上,慢慢地蠕动。三叶虫和其他小型节肢动物是这个时代的主角,有些凭借发达的瓣壳和游泳足浮游在海洋中上层;有些的足适合步行,它们在海底滑行,翻动砂石,寻找食物碎屑。凶猛的恐虾类叶足动物盘旋在广阔的洋面上,一面搜索猎物,一面骄傲地俯视着自己的王国。

在远离岩礁的淤泥海底,动物的密度一下子降低了。没有遮蔽物的保护,在这里活动很容易成为捕食者的目标。这里的泥沙主要由死去的浮游生物遗骸沉积构成,质地粘稠,不易翻动,一般动物的觅食工具很难派上用场。由于微生物的分解,淤泥内孳生大量细菌,产生各种代谢废物,含氧量也很低。这里似乎是一片被生命遗弃的无用之地。

但是,自然界是不存在无用之物的。只要方法得当,淤泥一样是宝贵的生存资源。盘踞在这里的,是一群强韧的古蠕虫类(Palaeoscolecidian)。

古蠕虫生活环境复原图,淤泥是它们的乐土。图片来源自[1]。

古蠕虫看上去像是一群或长或短的圆柱形肉棍,这样的身体结构肯定不适合快速移动,但在粘稠的淤泥中活动却是事半功倍。它们的身体不分节,肌肉组织不发达,也没有骨骼,但弹性十足,非常柔韧。它们会把身体插入淤泥,充水膨大,拱筑洞穴,这样就解决了藏身之处。淤泥的高黏度反而确保古蠕虫的洞穴不会坍塌。一些洞穴甚至在未来变质石化,一直保留到5亿年后。

古蠕虫掘穴过程和虫体化石形态。图片来源自[1]。

淤泥虽然腐臭,对古蠕虫来说却是很好的营养来源,它们取食的方式很简单粗暴:把一部份消化道翻出来,包裹住泥沙吞入体内,消化其中的有机残渣。这种外翻的消化道演化成特殊的吻部,由专门的肌肉控制,还装备了刺和齿辅助吞食。吻后来成为古蠕虫和它们的后裔最明显的特征。更有一些种类演化成凶猛的肉食蠕虫,它们潜藏在洞穴中,伏击路过的小动物,用强有力的咽部肌肉和齿碾碎猎物,在后面的章节会详细介绍。

凶猛的奥托虫(Ottaia)化石和复原图,带齿的吻部清晰可见。图片来源自http://burgess-shale.rom.on.ca/

古蠕虫并没有专门的呼吸器官,它们靠薄薄的体壁从海水中吸收氧气,并且演化出各种耐受低氧环境的本能。在寒武纪的泥涂中,古蠕虫家族兴旺发达,一度仅次于三叶虫类和腕足动物,演化出数量繁多,形态各异的种类。但随后身体结构更加复杂,运动和捕食能力更强的软体动物,环节动物和腕足动物占领了古蠕虫赖以生存的泥涂。外骨骼强化后的节肢动物更把它们当成美餐。5亿年后,古蠕虫只有少数后裔残存。它们被划归鳃曳动物门(Priapulida),成为动物界中一个无足轻重的小门类。

正在被三叶虫攻击的古蠕虫,未来的肢口类和甲壳类也喜欢捕食古蠕虫。它们在节肢动物的强大装甲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图片来源自网络。


现代的鳃曳动物是古蠕虫的后裔,它们继​承了古蠕虫的外形和吻,但在尾部演化出了兼具呼吸和排泄功能的鳃曳。图片来源自网络。

地球名片

生物分类:动物界-鳃曳动物门

存在时间:寒武纪 至 现代

现存种类:约18种

化石种类:200种以上,准确数量难以统计

生活环境:海洋

代表特征:圆柱状身体,不分节,具体环,带刺的吻结构

代表物种:鳃曳虫


参考文献:

[1]HUANG Diying, CHEN Junyuan, ZHU Maoyan, ZHAO Fangchen, 2013: The burrow dwelling behavior and locomotion of palaeoscolecidian worms: New fossil evidence from the Cambrian Chengjiang fauna. Palaeogeography, Palaeoclimatology, Palaeoecology 398: 154-164

------------------------------------------

想看其他章节请点这里:

【地球演义】目录贴

回帖

只看楼主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