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使用指南小组

为什么健康食品都不好吃?

Unfun

【颜色是什么?】

如果你问一名物理学家黄色光是什么,他会告诉你它是波长在590纳米(一纳米为十亿分之一米)范围内的横向电磁波。

如果你接着问他黄色来自何处?他会说:在我看来根本没有黄色,只是当这些震动接触到健康的视网膜时,会使人产生黄色的感觉。

如果继续询问下去,你会听他说,不同波长会产生不同色彩感,但这时只有当波长在800至400纳米之间时才会出现,并不是所有波长的光都会如此。

对物理学家来说。红外线(超过800纳米)和紫外线(不足400纳米)与人眼能感受到的800至400纳米的光波是基本相同的现象。

眼睛对光的这种特殊选择是如何产生的?显然是对太阳光辐射的一种适应,因为阳光在广播的这个波长区域最强,向两端逐渐减弱。

眼睛感受到最亮的光是黄色,它正好在太阳光辐射最强的峰值区域内,和红色、蓝色一样,颜色与颜色本来是平行关系,没有优劣高低之分,但是清晰的识别出颜色这个技能给了我们好处,我们看出了成熟的野果是什么颜色,健康猎物的肉是什么颜色。


================

【味道是什么?】

味觉:味觉产生的过程是物质分子刺激口腔内的味觉感受体,然后通过一个收集和传递信息的神经感觉系统传导到大脑的味觉中枢,最后通过大脑的综合神经中枢系统的分析,从而产生味觉。

把所有可以被我们咽下去的物质大体分各类,我想我会分成三类:有益于身体的物质;有害于身体的物质;无益也无害的物质。

不同的物质产生不同的味觉感受,有益的;有害的;中立的,都有各自对应的味觉,这些味觉是平行关系没有优劣高低之分,可是当有益的物质被摄入的更多时,身体感受到了这种物质的更多摄入所带来的好处,所以这个物质对应的这种味觉就变成了“美好的味道”。同时一些无益的物质摄入,会让身体感受到不舒服,所以这种物质对应的味道就变成了“恶心的味道”。

不同物质引起的味道,因为身体的感受和反馈,这些反馈历经了千百万年的进化被写入了我们的基因。所以我们一出生便有了对味觉的偏好,比如喜欢甜的讨厌苦的,这些都源于我们基因中远古的记忆。

除了为味觉,身体还有更多复杂的感官来为我们接触到的物质进行反馈。

嗅觉:我们对味觉的一种辅助,原理相同,不同的物质刺激鼻腔内的味觉感受体,由于物质对身体的不同影响,我们对嗅觉也有和味觉一样的好恶机制。

口感:身体对于有益物质的记忆会让我们对特定口感产生关联反馈,比如有人喜欢吃脆脆的东西,有人喜欢吃黏黏的东西,有人喜欢吃QQ的东西,有人喜欢吃酥软的东西,这类口感的偏好可能都源于身体对于有益物质的记忆。

更多的反馈机制:对激素的积极反馈、对大脑活动的积极反馈等等(致幻剂、烟草、毒品)。

================

【为什么觉得好吃?】

人类脑部的奖赏和动机机制由来已久,在自然状态下,饿肚子是动物们的常态,当我们需要食物时,会感到一种“适应性饥饿”来推动我们觅食,当进食需求被满足,我们就会获得满足感。

在远古时代,食物资源有限,不会有个放满食物的屋子,你只要走进去就可以吃到饱,每个生命个体都需要不断的输出着精力去寻找才能使自己不那么饿,为了在本就贫乏的环境中尽可能高效的觅食,我们的大脑认清和哪些食物能给我们提供更多的能量,从而让我们更渴望去获得这种能量更多的食物。为了让你有足够的动力去寻找食物,大脑需要给你一个很难记抵抗的饥饿感,所以在那个时期,不能够忍受饥饿感的个体会获得更多食物,而可以忍受饥饿的个体,可能都死了。

现代社会面临着另一个问题,食物获取变得太容易了,但是作为不善于忍受饥饿而活下来的个体,我们保留着基因中远古的记忆,我们一样渴望着高热量的东西,我们想要积极摄取的食品,依然遵循着基因给我们的指示。

我们已经可以轻易的获得远远超出我们身体所需的食物,但进食的奖励机制不会停下,你的基因依然以为你处在一个可能被饿死的环境。

================

【答案】

为什么健康食品都不好吃,因为健康食品热量密度地,含糖少,油脂少,膳食纤维高,每一条都不是你的基因喜欢的,所以不好吃!

但是我们为什么要吃?对食物味道的反馈也许一部分我们可以推给基因,但另一部分,可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

我看过一个日剧叫《料理仙姬》,剧中的一家餐厅“一升庵”追求以优质的食材和精致的烹饪方式,让食客感受来自食物本来的味道。


在第十话中,圆池社长前来一升庵洽谈收购事宜时,其儿子小亮突然不见了。江崎在菜园子里找到了小亮,而从小活在繁华都市的小亮对生长在泥土中的萝卜啧啧称奇。因为大人忙于工作,小亮在家里每天都是吃速食餐,从来没有见过原生态的食材是什么。



为了让小亮品尝“真正的食物”,阿仙请来了社长和小亮用餐,以为小亮会因新鲜的食材和精致的烹调打动。




然而并没有,他只是觉得这些饭菜都没有味道,所以拿出了自己书包里的番茄酱,并且在每一道菜里都挤上番茄酱。






对于追求食材本身味道的阿仙肯定很不能理解了,她问小亮,这样的话岂不是所有的食物都是一个味道了吗?小亮反问道,蘸了番茄酱的鱼肉和萝卜怎么会是一个味道呢?







回家时,司机问他哪个菜最好吃,他想了想,回答到“番茄酱”,因为对于小亮而言,番茄酱足以代替世间所有食材的味道,而他不过是个小孩而已。




我记得我小时候,刚刚知道海鲜酱油这东西后,就爱得不行,吃什么都喜欢加一点,觉得味道鲜美很好吃,现在想想,似乎是low爆了。

所以我觉得,试着去接受健康食品,感受更多糖、脂肪以外的能对味觉感官造成愉悦的东西,少吃点,吃好点,并靠自己理性思维控制住古老的基因带给你的欲望吧。

================

【最后再扯点儿没用的】

我非常喜欢麻雀,走在北京的街头,也会很注意身边飞起飞落的小麻雀们。我注意到中关村附近的麻雀都是飘逸的流线型,也许是因为临界商铺稍有卖食品的,它们日子过得挺苦的。而五道口这边因为商业店铺林立,卖食品的小店几乎一家挨着一家,所以附近的麻雀都圆圆的,看起来很萌很可爱。但是我想,如果我是一只喜欢吃麻雀的流浪猫的话,五道口的机会应该会更多一点。

任何事物都存在上限和下限,我们把事物控制在上、下限之间,称之为“适度”。当无论怎么努力都达不到上限的时候,我们自然不会意识到有上限的存在,也不会知道超过上限会有什么负面影响。

当上限出现,并且反馈出超过上限后可能产生的负面影响,所有建立在无上限为前提的,行为策略都应该被修改,肥胖、环境污染、抗生素滥用、产能优先、胖到不能迅速起飞的麻雀等等问题都适用。

回帖

只看楼主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