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了噜!小组

恋爱的人不怕痛?斯坦福这个紧张刺激的捆绑实验告诉你真相

jessiejessie

“失恋的人不怕失眠/他们呢喃着真爱战胜一切(Let the lovelorn lover cure insomnia, by murmuring AMOR VINCIT OMNIA)”美国谐趣诗人奥格登·纳什(Ogden Nash)的诗句这样打趣过爱情的功效,因为“失眠”(insomnia)和拉丁语的“一切”(omnia)还挺押韵。

这句诗其实是古罗马诗人维吉尔(Virgil)在《牧歌》其十中那句“爱征服一切(Omnia vincit amor)”的一个误传,从拉丁语流传到英语却成了一句浪漫而俗套的话。

然而,死理性派科学家们坐不住了。斯坦福医学院的人类疼痛研究实验室在2010年开展了一个有意思的实验,爱较真的科学家们决定研究情欲和疼痛究竟哪个更占上风。

实验室老板肖恩·麦基博士(Dr Sean Mackey)和他的同事们在学校里张贴了那种小广告,我说的是征集那些“疯狂陷入爱情”的脱团er们的小广告。春天到了,又到了小动物交配的季节,所以大量的脱团er们蜂拥报名跃跃欲试。然而最后他们只选了十五个人,开始进行一系列正经的不可描述的实验流程:他们用细小的发热设备捆绑住每个学生的手臂,通过加热来产生疼痛刺激,直到被试者跪地求饶……啊不对,直到被试者汇报不舒服为止。

然后,研究者们给每个学生看他们各自心上人的照片,同时也用同等有吸引力的熟人的照片来混淆他们的感受。被试者们表示,当他们看到他们家“亲爱的”的照片时,疼痛很明显地减轻了。

这个实验的结果表明,当人们刚刚坠入爱河时,身体产生的化学物质会作用于脊髓,它们显著阻断了疼痛信息抵达大脑的过程。不过,多年来临床早已证明,其实让患者干点别的“分心”的事儿也能减轻疼痛。

所以,咳咳,真爱不过就是一种,让人“分心”的事儿吗?

为了搞清真爱是不是没啥大不了的,麦基博士和他的同事又在实验中加入了另一个对照。研究者让被试者做一个“词语联想”的任务,当热疼痛作用于被试者的手臂时,他们需要“联想每一种不含有球的运动”。当被试者挣扎着蹦出“冰球(不是他们疼傻了,在英语里"冰球"这个词确实没有球)或者“柔道”之类的词儿,他们受到的分心程度居然和看到心上人的照片是差不多的。

看到这里要绝望了吧,但是,重要的是!这两种“分心”所引发的大脑活动是不一样的!

“词语联想”实验触发了“较高层脑皮质系统”,而“真爱”实验涉及到的却是截然不同的深层大脑系统,关乎我们最基本的渴求和欲望。麦基教授指出,这些系统含有丰富的多巴胺神经递质,所以说真爱确实对患者能够产生类似止痛剂的效果。

想不到吧!就像英国摇滚乐队Roxy Music的那首歌一样,“爱情是灵药”,当然首先得是真爱,还得有激情,所以最好得是在恋爱初期。不巧的是,患者要如何维护这种美妙的状态,就是一个科学不能解释的哲♂学问题了。

不过麦基教授也提出了一个建设性的提议,关于怎样把爱情这颗“药丸”物尽其用:“既然爱情能够释放类似内源性阿片类药物的化学物质,具有和吗啡相似的效果,那么也许就有可以遏制住爱情的药物了呀!就像那些能遏制住内源性阿片类的药物那样。也就是说,求而不得的爱,跟踪癖的爱,都是可能扼杀掉的啦……”

信息来源:https://mosaicscience.com/extra/can-love-really-conquer-pain

回帖

只看楼主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