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了噜!小组

午餐肉80岁啦!

悲催的铊宝宝

说起即食产品,你能想到些什么?刚刚脑子里“咻咻咻”闪过的答案里有没有午餐肉?那你知不知道,这个陪了我们好几代人的午餐肉,今年已经80岁啦!

(午餐肉品牌Spam和它标志性的蓝色包装)

别看这个蓝色罐头小小的并不起眼,要说起它的历史可谓是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在1937年被推出后,午餐肉最早被广泛用作二战期间美军的军粮。在肉食紧缺的战乱年代,尤其是前线这样水深火热的地方,这种罐头食品很好地为士兵们提供了充足的盐和蛋白质,给上级们省了不少心。

然而,让那些娇生惯养的少爷兵们顿顿都吃这样的加工肉,他们当然不乐意(士兵OS:这**真的是肉?)。甚至给午餐肉起了诸如“未经基本训练的肉糜”、“未通过体格检查的火腿”、“使战争成为地狱的真正原因”这样的绰号。烹饪历史的讲师安德鲁·史密斯在他的书中这么说,并得到了艾森豪威尔总统的证实。

后来,绰号风波愈演愈烈,甚至“spam”这个单词衍生出了“垃圾邮件”的意思。可见不喜欢午餐肉的人们是有多嫌弃它。

二战后,午餐肉仍以其低廉的价格、便捷的食用方法顽强地占据着美国市场。并且由于美国士兵的驻扎,太平洋岛屿的人们开始接触这种罐装食品并且把它用于生活饮食,比如著名的“musubi寿司”,就是将油炸过的切片午餐肉放在米饭上。并且,关岛和菲律宾的许多菜品中也用到了午餐肉。

(musubi寿司,馋吗?馋!)

在1950年,午餐肉以相似的经历被美国士兵传播到了朝鲜。在朝鲜,这种食物被当做奢华的招待礼遇,甚至出现在高档礼品盒中。

(一张20世纪中期的菜谱,展示了一个由午餐肉、土豆、大葱和炼乳制作而成的派)

万万没想到吧,居然是最嫌弃午餐肉的美国士兵反到成了它的传播者,才得以让它在如今成为家喻户晓的食物(二战期间的美国士兵欲哭无泪)。


午餐肉经历了80年的风雨飘摇,也赢得了一部分人的热爱。午餐肉的铁杆粉丝们甚至为它建造了一座博物馆。在明尼苏达州,游客们可以在午餐肉博物馆参观午餐肉的收集品、照片、历史以及它对世界各地烹饪工艺的影响(我只关心博物馆里有没有试吃?每个口味都能尝一下的那种)。

(占地1300平方米的午餐肉博物馆)


迄今为止,午餐肉在全球的销售量已经超过80亿,并且继续以每秒约12.8罐的速度被消费着,并且不断有新口味上市。看来已经80岁高龄的午餐肉家族,影响力丝毫没有减弱呢。


信源:https://www.livescience.com/59688-spam-celebrates-80th-anniversary.html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