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科幻小组

《巫师》32年|从一篇征文到风靡全球的奇幻世界

不存在日报

《巫师》,本世纪最好的奇幻RPG游戏;原著小说《猎魔人》系列也即将被Netflix改编成电视剧游戏三部曲。

这个享誉全球的奇幻系列,所有的故事,都起源于 1985 年的一篇杂志征文。

*作者注:关于《巫师》系列,国内一直有两种翻译,游戏部分我们使用了传播得更广的官方翻译《巫师》;但结合小说角色以及作者本人的解释,文中部分小说相关内容则使用翻译更为准确的《猎魔人》。

你知道么,其实早在《巫师》游戏改编之前,这个系列就曾被改编成电影和电视剧;

虽然小说因为游戏而在全世界被人所知,但是作者本人一点都不喜欢游戏改编,因为不好看游戏他甚至都放弃了游戏的分成收益而选择了一次性售卖(意思就是少拿了很多很多很多钱)。

而这所有的故事,都起源于 1985 年的一篇杂志征文。


补鞋匠不会杀龙,所以才有了猎魔人


时间是 1985 年,斯帕克沃斯基 38 岁,会说多国语言,是一名贸易商,那时候他还不写小说,不过疯狂痴迷奇幻小说,是《安珀志》的死忠粉。

那一年,波兰的本地杂志《Fantastyka》举办短篇小说征文大赛,斯帕克沃斯基决定参与,但是按照经典奇幻小说的路子写也不太适合,于是他决定直接改变波兰的童话故事。

在波兰流传着一个补鞋匠杀死龙的童话故事,故事是这样:有一条专吃少女的龙在四处作恶,国王为了保护自己的女儿而征集勇士,一个贫穷的补鞋匠勇敢来应征,他把硫磺、草料和香料缝制在一起,看起来像一头死去的牛。恶龙吃下了这头牛,但是随后胃部就有种灼烧的感觉,于是它去河边喝水,越喝越多,胃也越来越肿胀,最后爆炸了。

斯帕克沃斯基觉得这篇故事一点都不真实,“补鞋匠只会补鞋,怎么会杀龙呢,士兵也不可靠,至于巫师,他们往往只想要钱。我们需要专业的人士来做这件事,他们是专业负责杀死怪物的。” 于是,猎魔人就这样诞生了。


斯帕克沃斯基的这篇小说名为《Wiedzmin》(之后被翻译为《猎魔人》,The Witcher),虽然没有得到征文比赛的头奖,但是在读者中反响很好。大家纷纷要求续作,斯帕克沃斯基开始创作更多关于猎魔人的故事,这些短篇故事被收录在 1992 年出版的《猎魔人 · 宿命之剑》(内地译本,Sword of Destiny)和 1993 年出版的《猎魔人 · 白狼崛起》(内地译本,The Last Wish)中。

斯帕克沃斯基并不满足于此,他决定创作一个更宏大的奇幻史诗一样,像《魔戒》一样,“为什么不能由波兰作者来创作一个奇幻史诗呢,波兰的读者和波兰值得拥有一部奇幻史诗。”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不相信波兰的长篇奇幻能够卖得出去。只有斯帕克沃斯基和 SuperNowa 出版社对此笃信不疑。

1994 年, SuperNowa 出版社出版了《猎魔人》系列的第一部长篇《猎魔人 · 精灵之血》(Blood of Elves),并在之后保持每年一部的节奏,1999 年,系列第五部小说《猎魔人 · 湖中女子》(Lady of the Lake)出版,猎魔人长篇系列完结。而作为对比,拖稿大魔王乔治 · 马丁的《冰与火之歌》,第一部到第五部,从 1996 年写到了 2011 年。


所以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小说系列呢?

作者本人聊起奇幻小说的创作时曾经说过:选取一个有趣的时间段,特别是大动荡时期:战争、宗教冲突、政治压迫、革命等等,把你的主角丢进这个女巫的坩埚,让他在里面寻找出路,让他做出抉择,让他因错误的选择而饱受磨难,让他接受系列,让他成熟,让他找出或者失去她的真爱、良知、理想和人性。

这个小说里没有童话,没有所谓的 Happy Ending,有的只是永远的两难选择。大到人类和精灵、矮人之间的冲突,你需要做出你的选择;小到消灭一只怪物,你都要做出决定是不是要杀死它,因为与它相比,作恶的可能是人类自己。

而我们的主角,利维亚的杰洛特,一名被所有人厌恶的,以消灭怪物为生的猎魔人,就这样在这个世界上艰难地活着,虽然艰难,但仍旧坚持自己。

“恶就是恶,斯崔葛布。” 猎魔人站起身,口气严肃,“是小,是大,还是不小不大,这些全都一样。他们的区别很模糊。我不是虔诚的隐士,我这辈子所作的也不全是善事。但如果要我在这两种恶行之间做选择,我选择两者皆否。我该走了。明天见。”

系列小说成为了波兰的畅销书,并且在邻近的东欧国家也大受欢迎,作者本人更是被誉为 “波兰的托尔金”。

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一次失败的影视改编。


所有人都不愿提及的失败改编


2001 年,根据猎魔人系列改编的电影《The Hexer》在波兰上映,虽然请了波兰出名的演员,也投入了巨大的资金,这部电影还是饱受差评,愚蠢的情节、低劣的特效和糟糕的对话,导致骂声一片,该片 IMDB 评分仅为 3.6 分,作者本人在多次采访中也表达了对电影版的不满。


2002 年,完整的 13 集电视剧版《The Hexer》播出,这个时候大家才知道电影版原来是根据电视剧版剪辑而成。与电影版相比,电视剧情节比较完整,但因为与原著差别较大,以及饱受骂名的电影版,电视剧版也很快被人们遗忘(IMDB 评分 5.6 分)。

这也间接导致了斯帕克沃斯基老爷子对于小说改编的排斥,之后的影视或者游戏改编,老爷子都是一次性结清费用,并且拒绝发表评论,他甚至觉得,没人能改好他的猎魔人系列。

直到2002年,CDPR(CD Projekt RED)公司找上门来,跟他谈猎魔人系列的游戏改编事宜。


本世纪最好的奇幻RPG 游戏诞生


早在CDPR联系斯帕克沃斯基之前,已经有公司试图将猎魔人系列改编成游戏,不过都没有成功。在CDPR找上门的时候,老爷子自己也是不怎么情愿的,因为他一直一来都对游戏不怎么感冒。“不过他们带来了一大笔钱,对于改编作品来说,我只要钱,就那么简单。”斯帕克沃斯基在后来的采访中说,“我同意他们使用我的角色,以及《猎魔人》小说的世界观写一个新故事,他们想创作全新的故事,我求之不得。”

游戏的故事背景设定在系列小说第五部《猎魔人 · 湖中女子》之后,斯帕克沃斯基本人只参与了第一部的剧本创作。

CDPR 曾提议按照游戏的分成利润给予作者,但是斯帕克沃斯基拒绝了这个建议。他不相信游戏能成功,在后来的媒体采访中,老爷子对此后悔不已。

“他们提议给我一定比例的利润分成,但我说,‘不,根本不会有任何利润啊——现在就把所有钱都给我!全额。’我真蠢。当时我根本不相信他们会成功,可谁又能预言他们的成功呢?反正我是不能。”

2007年,游戏第一部《巫师》推出,并在一年的时间内销量迅速突破100万套,要知道,这家公司之前没有做过任何一款游戏,从15个人到最后100人,靠着东拼西凑的800万美元,花费5年,做了一款纯单机的RPG,全程语音,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结果,他们成功了。


游戏完美还原了小说里的社会现状与主角面临的困境,在这个人类与非人类对立的年代,虽然是专业猎杀怪物的猎魔人,他们却被所有人厌恶。这里没有童话,只有沉重的现实。

然后这帮波兰的游戏开发团队把《巫师》的所有收入都投入到了《巫师人2》的开发中,为了在主机平台(Xbox 360 和PS3)上发行这款游戏,他们还重新搭建了自己的游戏引擎,全面优化了游戏的画面。并且,基于剧情的考虑(在游戏中你会面临支持人类还是非人类(精灵和矮人等)的选择),他们甚至制作了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第二章!

这一次,他们的野心更大了,花费的时间却更短了。

2011年,《巫师2·王国刺客》面世,好评一片,入选各种年度的最佳游戏榜单。它还被当做波兰总理当做礼物送给了来访的美国总统奥巴马,你能感受到波兰人有多喜欢这款游戏了吧。


后面的故事可能大家都知道了,2015年,《巫师3·狂猎》发布,并且成为了多家媒体评选的2015年度游戏。这是波兰人制作的三款游戏,却成为了整个游戏界次时代游戏的代表作。


发售半年内,游戏销量突破1000万套,就连《巫师3》的昆特牌小游戏,因为太多人喜欢,CDPR甚至将它改编成了一款单独的卡牌游戏,是的,就跟炉石传说一样,你可以在PC、PS4和Xbox One 上玩到这款卡牌游戏。

这一次,波兰国家专门发行了《猎魔人3》的纪念邮票。CDPR 也因为《猎魔人3》的成功,一跃成为波兰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


可能是世界上最良心的游戏公司


虽然目前只做了三款游戏(不包括还在公测的《昆特牌》),CDPR可以说是世界上最良心的游戏公司了。


消灭盗版的方式是提供更好的正版服务

在制作《猎魔人》系列游戏之前,CDPR只是一家游戏代理公司,他们代理了《博德之门》在波兰的发行业务,而正是这款游戏,让他们打败了盗版商。

《博德之门》一套包含5张CD,最便宜的盗版商每张CD也要卖3镑,这意味着他们最低只能卖15磅。而正版《博德之门》推出的时候标价30磅,价格虽然有点高,但是游戏的赠品却相当丰富:蜡封的仿羊皮纸地图,翻译成波兰语的《龙与地下城》规则手册,和一张音乐 CD。这些东西都是盗版商无法提供的。


事实证明他们赌对了,在发售的第一天,游戏就卖出了18000套,CDPR的事业正式起航。

2008年,CDPR创办GOG(Good Old Games)网站,和 Steam 不同的是,这是一个销售老游戏的网站。他们寻找老的游戏,并将它移植到新的系统平台(Windows 10),还捆绑了游戏说明书、游戏原声、攻略等。最重要的钱,取消了DRM保护(数字版权保护,从技术上禁止数字资料的复制和传播),而且价格不贵。


即使你换了电脑,即使这个网站倒闭了,你还是可以继续体验你购买的这些游戏,不需要任何账户和网络验证。包括他们自己的三款游戏,也都是这么处理的。

“人们有很蠢的想法,而盗版商之所以能取得成功是因为他们顺应了这种想法。游戏能玩,能随便玩,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它还是免费的。但人们想要为游戏付费,Steam 证明了这点,我们也证明了这点。成功的真正驱动力是,聆听玩家想要什么,他们已经做了什么,并把这些提供给他们。”CDPR的创始人伊尔清(Marcin Iwinski) 这么说道。

“在《巫师 3》发售时,我们没有做任何版权保护措施。在游戏发售的当天,你就可以从 GOG下载到游戏,你完全可以把它分享给朋友。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在 3 个平台上卖出了近 1000 万套游戏。这和盗版无关,因为我们不能强迫人们去购买某样东西,我们只能说服他们去买。我们相信真正管用的是胡萝卜,而不是大棒。”

如何让用户去买正版,这可能是一种思路。

DLC 就应该是免费的

在《猎魔人3·狂猎》发布后,CDPR曾为它连续推出16个免费的DLC。他们希望能以自身为典范,号召其他游戏工作室也能跟进,让DLC 免费成为业界常态。


16个DLC中包含主角的防具套裝、主要角色的额外造型以及小的支线任务等简单內容,要知道,这些内容在别的游戏里都是需要额外付费的。

“玩家已经用原价购买了我们的游戏,这是我们欠他们的。”在解释他们这么做的原因时,CDPR是这么说的。


另外,他们为游戏推出了两款付费资料片:《石之心》和《血与酒》,资料片提供的游戏内容可供游玩20小时左右。如果拿游戏时间来比较的话,这个时间长度相当于《猎魔人2·王国刺客》的通关时间。

把正片当做资料片来卖,可能也就只有CDPR 一家了。

也许正因为这样,CDPR在游戏玩家中的称呼是“波兰蠢驴”,虽然不太雅观,但也正说明了玩家们对这家公司的喜爱。


因为游戏,小说开始在全世界流行


虽然连作者本人都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因为游戏,《猎魔人》的系列小说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出版并且成为当地的畅销书。

在《猎魔人》游戏之前,《猎魔人》系列小说只是在波兰及周边地区为人所知。2007年,《猎魔人1》的游戏发行后,小说的第一部也被翻译成英文在欧美地区出版。长篇系列的第五本《猎魔人·湖中女子》于2017在欧美出版。


问题也随之而来,因为游戏太出名,很多人反倒认为小说是游戏的改编作品,这也让老爷子十分沮丧。

“20 年后,” 斯帕克沃斯基说,“有人问,‘《猎魔人》是个游戏,它的作者是谁?’没有人会记得了,他们会说,‘某人吧。’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


38岁的时候创作了《猎魔人》系列,而在他69岁的时候,小说才在其他国家开始流行。虽然有点沮丧,但是老爷子并没有为此抱怨很多。

在 Netflix 改编的电视剧中,斯帕克沃斯基担当电视剧的创意顾问。而且,在一次媒体采访中,他表示还将继续《猎魔人》系列小说的创作。

还有另外一件值得高兴的事,CDPR也曾公开表示,他们可能还会继续《猎魔人4》游戏的制作。


说了这么多,该怎么入(duo)坑(shou)?


我们推荐你从游戏《巫师3:狂猎》开始,它的视听效果和故事讲述都很棒,剧情也相对独立而且完整,还有两个很棒的独立资料片。

如果你喜欢上了这个系列,可以继续尝试玩法和年代都比较古老的前两部游戏《巫师》《巫师2:王国刺客》。

但游戏三部曲剧情是连贯的,如不介意画质和操作,可以按顺序体验游戏,完整地感受这个残酷的猎魔人世界。

想要感受安德烈 · 斯帕克沃斯基创造的奇幻世界的话,可以按顺序阅读小说《猎魔人1·白狼崛起》《猎魔人2·宿命之剑》《猎魔人3·精灵之血》《猎魔人4·轻蔑时代》《猎魔人5·火之洗礼》,后续两部长篇应该也在出版规划中。


另外,游戏的世界观设定集《巫师的世界》已出版,CDPR的官方游戏音乐会《 The Witcher 3: Wild Hunt concert 》也已经在GOG官网上架。

条条大路都能入坑。


📝 责编:苏小七

📝 作者:万户,男性白鼬饲养员,游走于九州与科幻之间。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不存在」,ID :non-exist-FAA
举报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