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答案

Ikyokyo晚生了20年

来源一时半会也没法说清楚,因为各行各业的新词引进情况很复杂。但归纳起来不外乎如下几类情况:

  1. 第一个翻译这个词的人这样叫,大家就都这样叫了。比较典型的例子是一些NBA的球队,如达拉斯小牛队其实应该叫达拉斯小马队,七六人队应该叫七六年队。但由于NBA刚引进中国时,第一个翻译这些队名的人就翻译错了,等有人指出时,大家已经约定俗成,都改的话代价太高,只好将错就错。
  2. 有时第一个命名的人起的名字并没有被广为接受,后来才出现了更为通俗、意思更贴切,或更有文艺范的名称。比如鼠标刚出现时,九几年的新闻联播里是管它叫什么“鼠尾器”的,后来这个名字就彻底消失了,被“鼠标”所代替。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在最初时被简称为布莱恩特,但由于“布莱恩特”太拗口,后改为“布兰特”,再后来被更为简单的“科比”二字替代,科比也就成了NBA里为数不多以名字而不是姓氏作简称的球星。
  3. 有些词是由相关部门审定或官方规定的,如全国科学技术名词审定委员会,这些词汇在专业领域使用时就必须用规范的形式,使用其他词就是错误的。如金正日的儿子在以前曾经被译作金正银,而朝鲜公布的官方译名为金正恩,那么“金正银”就不可以再使用。凡士林以前有华摄林的叫法,可卡因则有古柯碱、柯卡因、可加音、科加因、加哥因、高加印等多个译名,但规定之后就不应再用其他名称。
  4. 一些公司为了便于推广,会专门给产品起一个好听的名字,如谷歌、必应、欧鹏、塞班、可口可乐、芬达……都是这类,不胜枚举。
  5. 对于一些没有硬性规定的词汇,可能在出现之初有过多个译名,但最后保留下来的是意思最贴切或最容易记、容易念的,其他的叫法则被遗忘了。
ChanIm文字文献爱好者

@lkyokyo 已经说得很详细了,这里再补充一点

不同词语的翻译跟不同语言有关,特别是某种语言很强势的时候,别的翻译很难去改变这些翻译习惯。比如你说得KOBE,香港翻译成高比,粤语读成/gou bei/,普通话翻译成科比,读成/ke bi/。如果香港翻译成科比的话,那就成/fo bei/,反而不像了

类似的还有BECKHAM,香港翻译成碧咸,普通话可能觉得一点都不像,但在粤语中是读成/beik ham/的,几乎完美吻合啊。

还有一点,就是採取音译和意译不同的方法,造成不同。比如联合收割机,曾经翻译成康拜因(COMBINE)。然后大家都更接受联合收割机的翻译方法,康拜因则被遗忘。有时候这种方法虽然淘汰了某个词,但在某些特定环境中还会出现,比如国际歌中的“英特耐雄纳尔”,就被翻译成共产主义。

F.E.M.C.BArch. MSc.

我也补充一个,这个差异常见于汉语的外文译名和汉语拼音(主要是大陆普通话的流行地区),这就是威妥玛拼音,详细内容参见维基吧。由这个导致的差异也很常见,尤其是些有点历史的名词。

PS1:火影忍者里的主人公,普通话翻译里是漩涡鸣人,香港还是台湾的正版中文版漫画则是涡卷鸣门。类似差异还有好多例子。其实naruto翻译成鸣人,肯定是译错了,这个词又不是第一次出现的,比如鸣门大桥,但当初的小翻了解的不多,而读者也将错就错,也就都普遍接受了。其实以前关于这些人名翻译的问题有过很多讨论,但基本最后都会归于接受程度已深,再改已无意义。

PS2:GUNDAM,港译高达,台译钢弹,大陆官方名称敢达,原因则是"高达"一名的商标已被抢注,日方不愿意花高价买过来。。。。

PS3:Oscar Von Reuenthal,奥斯卡·冯·罗严塔尔,《银河英雄传说》里著名角色之一。reuenthal这个姓应该是源自德语,不过因为日本人L、R不分,又按着罗马音读,中文就按着动画里的日式发音音译成了罗严塔尔。而我问过一个德国人后,这个词的准确发音,按照普通话的习惯,似乎应该翻译为霍因塔尔或者霍因陶。

PS4:刚又想到一条,朝鲜和韩国。其实早几十年的时候,包括汉城奥运会的时候,我们还是叫南朝鲜的,从词义上就有以朝鲜为“正统”的感觉。而现在,很多时候人们会把朝鲜叫成“北韩”,显然这里感觉又是把韩国当成“正统”了。且不论大韩民国一词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被广泛接受的,但北韩这个叫法就总感觉背后有着明显意识形态的影响了。。。。

张晓默化学博士,助理研究员

新华社编写过各种语言中人名地名的翻译准则,不过现在也不太有人重视了

失韶光学生

这让我想到John翻译成约翰的缘由,果壳好像有一篇文章就是讲John的

查看更多答案

热门内容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