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是否有视觉和其他感觉,不仅仅只是感光--由“兰花的欺骗性生殖:一场风险可控的投资”而疑问

00夏犹清00

“兰花的欺骗性生殖:一场风险可控的投资”

文中写到:
“欧洲的蜂兰属(Ophrys)植物的花,不论是形状和颜色都像极了雌性熊蜂,而且它还能散发出与雌蜂性信息素极为相近的气味,这使得雄性熊蜂迫不及待地扑到蜂兰的唇瓣上试图与花朵进行交配。一系列实验证明了这种模拟的成功:被试雄蜂们纷纷抛弃了真正的雌蜂,而选择与蜂兰的花进行假交配!这样一种登峰造极的骗术,便是兰花的性欺骗策略。

如果植物没有“视觉”和“嗅觉”如何知道雌性熊蜂的形态和它的味道从而做出模拟呢?

最佳答案

熊左小尖尖二手科学家

我们时常会觉得进化就是物种作出有利于自己的改变,是一种主动的过程。但是我的理解是进化是一种被动的过程。变异的产生是随机的,经过环境等因素的选择,适应的保留了。当我们看到的时候,就会认为物种主动选择了一个方向,而忽视了被淘汰的性状。
在蜂兰属(Ophrys)的例子上来说,它的性欺骗(sexual deception)的能力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嗅觉(olfactory)。这方面主要有能诱惑昆虫的费洛蒙(pheromone);视觉(visual),这里主要就是唇瓣形态和颜色以及条纹;还有一个触觉(tactile),蜂兰唇瓣(labellum)上的毛会让熊蜂认为是雌熊蜂。由远到近,雄熊蜂被费洛蒙诱惑,飞近了以后聚焦在花瓣上,落到唇瓣上后感受毛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个屌丝熊蜂就这么被骗了。是不是有同病相怜的感觉?是不是会想起自己在网上被伪娘照片欺骗的感觉?
回到正题。当我们看见这样类似的形态和成功的骗术,我们会认为蜂兰主动进化成这样。但是这种性状很可能产生于蜂兰知道熊蜂会上当这回事之前。这种很可能是一种预适应(preadaptation). 比如有的研究就认为蜂兰产生的费洛蒙是一种烯烃类化合物。这种烯烃类的化合物最早可能只是组成植物表皮的一种物质,作用是防止水分散失。而后又发现还有另外的作用。请参考文献Evolution of sexual mimicry in the orchid subtribe orchidinae: the role of preadaptations in the attraction of male bees as pollinators. 2008. BMC Evolution Biol. 8:27.
也就是说蜂兰唇瓣的这种类似雌性熊蜂的形态可能是预先已经产生或随机产生。
个人见解,仅供参考。

00夏犹清00

以前看的科教节目有一期大概也是说,有一种植物具有欺骗性,会在叶片上模拟出虫卵的样子。
当时看了就觉得很奇怪了,能模拟出一粒粒的也就算了,但是植物怎么会知道虫卵的颜色。

没有搜到那个节目,但是搜到一段文章

“ 有的植物更有意思,它们的叶面上长出许多凸起的小疙瘩(比如木芙蓉),或是紫色的叶面上杂有红、黄的小斑点(比如彩叶草),或是绿色的叶面上,点缀着许多黄色的小点(比如斑点兰),它们用这种办法来欺骗产卵的蝴蝶,让蝴蝶们以为,这儿已经产卵了,还是到别的地方去吧!”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

查看更多答案

热门内容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