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答案

Ent古生物学博士生,科学松鼠会成员

我始终觉得我遇到的最熊的熊孩子是我自己……

比如,捉迷藏的时候往偏僻地方躲,结果陷了粪坑……
比如,骑车摔破了好大一块膝盖,不敢告诉家长自己从柜子里偷了五个创可贴糊上去,果断化脓了……
比如,和小伙伴对扔石头,自己后脑勺被砸破了浑然不觉,被人提醒之后一摸满手血……
比如,掏两块钱买了个单发礼花弹,哑火了非常心疼,就拆了它把所有填药都装进药瓶子里揪个引线点着了,然后在地面上炸开……

————————————————
你们为啥给我点这么多支持啊!这难道不都是很正常的行为吗?和下面那些玩儿化学的差远了好不好……

而且其实没有那么可怕啦……比如那个粪坑已经沤了一段时间了,已经不那么稀了……

老猫分子生物学准博士,天文爱好者

所有玩化学的孩子都是熊孩子。

别的吃硫酸吃盐酸吃氢氧化钠什么的事迹我只是听说过,没有见过,就不说了。
然后见过的,在阳台上开实验室的,就只有我自己了……

熊孩子事迹不计其数。

满阳台硫化氢气味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最得意的熊孩子事件是又一次吸了一大口新鲜产生的二氧化硫,因刺激粘膜导致上呼吸道严重不适,然后默默地拿出了浓盐酸和二氧化锰,制造了一些氯气,吸了一大口。

——然后就好了,真的。

二氧化硫+氯气+水=盐酸+硫酸。反应产生的盐酸、硫酸虽然看上去有些可怕,但是量远不足以造成熊孩子的身体不适。

---------------------------------------------------
更新(求支持):

我在阳台上试图做过硝化甘油,但是温度控制有问题,反应过程中就分解了,混合酸各种沸腾状(当让我只是用试管做的,不敢做太多)。

我一直在寻找甲苯来制作三硝基甲苯,也就是传说中的TNT,但是死活也买不到甲苯,最后郁郁不得志地做了无数硝基苯玩,经常一阳台苦杏仁味。

Maisie兔子喵全科医师

我好像也挺神奇的。。。不过没怎么熊过别人,都是坑自己。。。


家门口水泥电线杆侧面有个洞,就和小伙伴一起在洞里塞东西点火,然后看电线杆子顶上像烟囱一样冒烟。最后被骂了一定的。。。

家后边准备拆迁的房屋没人,和小伙伴进去点火,烧烧树枝纸片没意思,就开始回家搜集过期药(其实记的不是很清楚了,也说不定不是过期药),都兑在一个大瓶子里放火上烤,好像是中成药为主,看着瓶子里的“溶液”由白变蓝、由蓝变绿、最后变黑了好像是。。。这个一直没被发现过。。。

妈妈让放学后烧上水,等她回来再做饭。我烧上水就进屋玩去了,后来听到我妈进门一声嚎叫,赶到厨房去看,整个垃圾桶烈火熊熊,我好像是把火柴直接扔进去了,旁边就是煤气罐。后来我妈再也不让我进厨房了。

口香糖的故事很多,我呢,曾经给自己做过。一。条。项。链。。。(一直是长发)后来为了摘下来,剪去头发无数啊。。。老妈气死了。。。

一年级自己学着梳马尾辫,试了好几次终于有一次比较完美了。跑到镜子前一看头顶竟然鼓起一绺,大约小指粗细。因为不忍心破坏自己的作品,于是拿剪子咔嚓了。。。晚上放下头发准备睡觉时,那一绺头发掉地上把我妈吓坏了。。。

弟弟新买的一只毛绒玩具,是灰色小象,特别可爱,但是我发现它没有鼻孔,就用剪刀剪了两个鼻孔。后来我没见过那个小象,好像是棉花都露出来了。。。我三姨恨我到现在。。。

雨后收集了上百只蜗牛,然后被我弟拿去放在爷爷奶奶们常坐着的小座椅那边用砖拍烂。。。

各种挖蚂蚁洞,灌过各种东西。最多挖到过蚂蚁的托儿所(每天放学挖,挖了两周,大约半米深。连铲子都没用,就用小棍)。

家里闹红蚂蚁,无意中收拾抽屉,一个不常用的纸盒子居然成了蚂蚁老窝,能清晰分辨工蚁、雄性、还有一堆蛹。不知道怎么处理。。。就接了一盆水,念着阿弥陀佛把它们泡进去了。。。罪过罪过。。。

抱过各种小动物转圈,猫、狗、兔子、耗子、各种小朋友。。。因为小时候不怕晕,一般都转二三十圈。。。然后看着他们顺着转圈方向倒下,头摇啊摇。。。乐此不疲,现在还这么干。(BTW耗子最不爱晕、恢复最快。小朋友弱爆了)

血淋淋的故事也是有的。。。小学时候跳皮筋把皮筋挂在两个水泥柱子上,柱子中间是通道,两边是水泥座位。所以转圈时要抬腿迈过座位。追逐中。。就磕在上边了,胫骨前边掉下一块肉在地上,直接看到骨头,血顺着丝袜哗哗流,眼看着一起玩的姐姐头发立起来了。然后怕被家人骂,我姐去楼上拿了一坨手纸。。。擦啊擦。。。然后还是被家人发现了。。。带去单位的卫生所,那个“医生”塞了个棉球在洞里,然后用纱布盖上。两天后,棉球长在了血痂里。。。

小学的卫生间在楼外,然后还有个背景是我小时候跑得很快,50米8秒的样子。一天下雨赶着去厕所拐弯时居然就侧。滑。了。。。摔得特别惨,右手一个月不能动。。。我妈也很神,给我戴了护腕,里面涂上红花油。。。居然就没去医院。。。说不定是colles骨折呢(那个年纪也有可能是青枝骨折)。。。左手打羽毛球就是那个时候练出来的。

再后来上中学就正常多了。

化学课妄想往钥匙链上镀上银(就把硫酸银滴在钥匙链上了),一节课下来钥匙链上一层黑粉末。。。

和妈妈去西山打泉水,排队无聊就去山上摘桑葚吃了。但是桑葚在一个院子里,围墙大概两米高,门在比较远的地方。坐在墙头正吃着,听见妈妈叫我,喊回去妈妈没听到。。。绕到门又太远,怕老妈着急。。。于是就从两米高的墙上跳下去了。。。差点跌倒他对面山涧里。。。回想起来关节和韧带肯定是挫伤了。。。但是硬撑着赶紧下山去了,当时也没敢说。

高中时家里养个金花鼠(背上三条黑线那种),我家人都喜欢小动物,经常放它出笼子玩,它会自己回去。有一次我在吃梨,它跑过来抢,爬上我手臂,眼看要吃到了,我立刻把手举起,把梨换到另一只手,还咬了一口冲它嘚瑟,说你看不给你吃!结果。。。真的只发生在1秒以内,我都不知道它怎么过来的。。。等我回过神,它后爪站在我嘴唇上,前半个身子都在我嘴里。。。然后生生把我嘴里那块梨拿走了。。。坐在沙发扶手上吃。。。留下我在风中凌乱。。。(当时我的计划是让它绕过肩膀跑到另一只手,再来回逗它。。。谁知道它那么聪明。。。嘴里就有干嘛还去那么远的手上呢)好吧是我太傻。。。

还有折腾小妹妹系列。。。

和我姐带着小妹妹听狮子王的电影原声带,超开心,俩人一个抬咯吱窝一个抬脚把妹妹高高举过头顶,放下时我先把脚放开了,咯吱窝从我姐手里脱出去。。。孩子额头着地。。。隔着两道房门、距离约5-6米的家长们感受到地板的震动赶过来-_-|||

还有一次是我俩用竹子的沙发垫把另一个妹妹裹了起来,妹妹站在床上想迈步,但是膝盖被竹席裹着,一下就倒了。。。还好我俩接住她了。。。

又想起一个,小学时楼下一起玩的大哥哥有注射器,夏天一起给毛毛虫注水(那一阵那种能孵化成白色蛾子的毛毛虫特猖獗),像手风琴一样伸开又缩回来还挺好玩的,又环保。后来大哥哥抓了只壁虎。。往壁虎脑袋注水。。。看到壁虎眼珠子崩出来后。。。就不和那个哥哥玩了。。。

午夜乙醇Materials PhD

超超级熊孩子就是我。小时候干过的坏事不计其数,远近闻名,亲友闻名如见鬼。小时候去乡下外公外婆家,只要他们听到院子大门砰地一声被一脚踢开,那一定是我来了。。。

1. 由于在乡下亲戚家住了一个暑假,与他们家的大狗关系非常好,结果某一日我姨夫来访,他最喜欢欺负我。结果把我惹怒了,我直接把大狗牵进房子,当着一堆大人的面命令狗扑上去咬姨夫!结果那个破狗太肉了,看着这么多人根本不敢上去。。。姨夫被吓得脸上毫无血色

2. 我一舅太抠门,只给了我几毛钱压岁钱(那个时代最起码给个1块钱以上),随大怒之,把老妈带来拜年的礼品点心当着大家都面扔进了猪圈!然后还拉着老妈的手说赶紧回家,再来不来看这个舅了!舅怒,说你把我得罪了,以后你结婚没有人给你“披红”,我回复道“我又不是就你一个舅”。。。霸气冲天。从此我远近闻名,亲戚好友压岁钱再也不敢少给。

3.外公去世,大人们忙里忙外在院子里大办丧事。结果我翻墙不小心摔下来,头碰在墙角一个废铁炉子的角上,在额头划了一道长长的血口。其实开始不是很疼,我下意识地摸了几把,结果一个院子里几十上百号人在丧事现场马上看到了一个满脸是血的熊孩子。。。

4.某亲戚为了赚外快,突然变成了会跳大神的什么娘娘神仙,专门给人治病驱邪。结果有次被我碰上了,她在前面跳大神,我在后面学洋相+办鬼相,直接搅了人家的道场,把一个好好的跳大神变成了小品节目的笑场。回来被老妈狠揍。。

5. 外公去世后三周年祭日,老妈和几个姨一看到牌位(其实是遗像)就嚎啕大哭,我不知道怎么地突然被戳中了笑点,随嚎啕大笑,然后就没然后了。。。

6. 城里孩子最喜欢去乡下田里玩,有一次发现某亲戚的西瓜地里面的西瓜都小小地还没有长大,结果我就拿着一把小刀把每个西瓜都戳了一下,结果几场雨后,西瓜都烂在地里了。。

7.还是乡下,我每次去都先拆了人家的扫地大扫帚,做简易弓箭,然后把所有的母鸡都从鸡窝里赶出来射得它们都站在墙头。只要拿个敢飞下来,我就把它射得再飞回去。所以我去的那一天,母鸡们只能作为墙头鸡站一下午,那天没有鸡蛋吃。。。

有次似乎把母鸡射得太过分,把大公鸡惹怒了,直直地向我杀来并飞起来猛啄我的脑袋。。。第一次切身感觉到了英雄救美的意义

8.玩完了鸡在对付狗,刚去狗都认生,使劲咬我。好在它栓着链子,那我就拉来半架子车的玉米芯(本来是作冬天的燃料),慢慢地一个一个地丢过去打狗。整整打一个下午,狗从愤怒、抓狂、绝望、彻底绝望、无奈、放弃、到最后缩着尾巴回窝把头埋起来彻底投降,我切实体会到了太祖的“论持久战”的威力。。。最后大人们下午回来发现,狗窝已经基本被玉米芯给埋了。。。

BTW,不过有次操作失误,狗链子没固定好被狗挣脱,所以被咬了。。我小时候被咬过的动物有狗,公鸡,天牛,松鼠,兔子,还被猪追过(咬未遂),也没有打过狂犬疫苗。。。

9. 对于火药鞭炮这种爆炸物更是每个熊孩子的最爱,所有鞭炮火药都玩而且变着无穷多的花样玩。。有次从一个亲戚家偷来一个超级大的爆竹(有手电筒柄那么粗那么长。。),结果我在一家住人窑洞的上面点了,炸得人家窑洞里掉土。。有次和其他坏小子偷来炸山用的雷管当爆竹放,我们还很惊奇这么小的“爆竹”怎么这么猛!后来把二踢脚拿在手里放都不过瘾,直接把烟花拿在手里点燃,一边喷放一边甩。。。毛衣都点着了!我们还尝试过鞭炮直接在手里爆炸的感觉,很麻,完了以后火药会把手熏白一片。。。

10.有一次发现一个男人在上厕所,我丢了一个点燃的鞭炮进去,结果刚好在那个人耳朵上爆炸,那个人直接找上门来说耳朵听不见了,吓坏我了。不过后来发现只是暂时耳鸣,又被父母一顿狠揍。。


11.小时候有那种用废铝融化后用简单翻砂模子铸成小孩兵器(如刀枪剑戟)卖钱的走街串巷人,但是当时实在苦于找不到那么多易拉罐之类的废铝当原料。突然发现那个可恶的小学教导主任家门口腌咸菜的大缸上扣的都是铝盆!我擦,此时不用更待何时,我和几个熊友把她的腌菜盆子都偷了,然后让那人熔炼了好多把大刀、剑还有方天戟。然后我们拿着崭新的兵器在她家门口玩,看着教导主任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找盆子,哈哈,那个爽。

12. 熊孩子吸引小mm的能力也很强,当时有好几个小mm天天跟我一起熊,有一次我们一起翻墙时,一个小mm脚一滑,掉到了旱厕的后面。。。。谢天谢天,只是裤腿角沾了一点屎,还好没有整个掉进后面的大粪坑!不然可能我就要准备此生对其负责了。。

13.像王二书里写的那种混合了各种东西的“毒水”,我小时候不知道做过多少次(非常迷恋疯狂科学家),然后拿家里的盆栽做实验,结果我们家的花养一段时间都莫名其妙地死了。死光之后,我就拿别人家的花花草草做实验,当然,头一个选项肯定是教导主任。后来我发现把老爸从厂里拿回来洗厕所的盐酸配到我的“死亡之水”之后,杀伤效果相当惊人。天牛、蚂蚱之类的虫子,一浇即死,癞蛤蟆也挺快地。当我准备那只狗来实验的时候,死亡之水被老爸发现了,他开始以为是旧墨汁,随后发现了HCl的特殊味道,然后顺藤摸瓜,然后我就又被练了。。

当时记得的死亡之水配方有:盐酸,工厂废水(从一条小河里收集),各种消炎药(红霉素,四环素),大片的扑感敏(这个药最讨厌,每次感冒都要被逼吃),煤灰,锅底灰(西游记的启发),自己的尿,还有爷爷的工字牌卷烟(我也不知道为啥要加这个),沥青块(这个东西当时就发现非常难溶)。

14. 小学时候条件艰苦,早上要轮流来学校生炉子。没有好的技术经常折腾一个小时也点不着煤炭,后来我发现偷了老爸的酒精后,用大号注射器直接把酒精射到燃烧的火苗上可以有效助燃。而且这种小型火焰喷射器喷出的火龙极其过瘾,不过有一次我试着拿掉针头,直接用注射器的喷嘴。。。悲剧了,火龙太猛烈,窜出来把头发眉毛都燎了。血的教训让我以后一直警告小伙伴:一定要记得用针头哦!

15. 玩火的经验让我知道,如果冬天教室里使用老式炉子取暖,而且你又对这堂课的老师有意见,我教你一个法。上课前抓一把小石子(那种河边的青石鹅卵石最好)扔到炉子里去,然后再加几块炭。上课上到一半,你就会听到“砰”的一声石头爆烈的巨响,就想打枪一样,吓老师一老跳。然后“枪声“会越来越密集,叭叭响成一片,她的课就没法上了。过瘾极了!

有个老师当时听到这个声音,就说”是谁把鞭炮扔到炉子里去了,站起来”。。。然后大家都像看弱智一样看着她。。。
哈哈

看来我小时候真是熊得可怕。。。


----------------------------------------------------------------------------------------------------------------------------------
经提醒再补充几条:要当妈的如果生出我这样的孩子,那你准备练就神一样强大的心理素质吧

a. 常在水边熊,哪有不湿身

有一年6.1儿童节,那天不知怎么公园开门稍晚,大家都挤在门口等开园,一开之后,我就第一个冲在前面,爬上一进门的喷水池把半个身子探下去玩水,结果后面小朋友都拥了上来,一挤一推就把我一个倒栽葱推到水池里去了。当时老妈还在后面,她突然听到前面人群一阵慌乱,说有孩子掉水池里了,一看我不见了,就知道八成又是我,拼命撕开人群之后,只看到一个水池涟漪泛起,水面飘着我的凉帽。。还隐约看到水中我的一只脚,我妈也不知道哪里来的神力,跃上前去一把抄起我的脚腕一只手就把我从水里整个拎了出来。那是我已经6岁,颇有些体重了,看来人在紧急情况下确实能肾上腺素大量分泌迸发神力。整个过程迅疾凌厉,我在水中其实也就喝了几口水就被整个拎了出来。这个落汤鸡马上变成了数百家长现场版的反面教育典型。。。
后来我因为衣服湿透,还借了一个小姑娘的裙子穿,并留下了男扮女装的艳照。


b. 丢在北京

7岁时父母带去北京玩,一共跑丢了三大次,5小次。(大次为:丢失时间3小时以上,父母绝望指数暴表,有报警记录;小次为:丢失时间3小时以下,在较短时间内找到)。大丢发生地点为:颐和园,香山和天安门广场

最大的一次发生在9月30日的天安门广场。。。话说那天广场到处是花坛,人山人海,我妈去上厕所了,然后我爸把我交给叔叔看着去找我妈。我叔充分地低估了我的熊性,结果在1分钟之内就走散了。然后我就悠悠哉游玩了广场之后,准备自己回旅馆(在琉璃厂附近)。进地铁一看,才发现自己零钱不够买票。恰好前几天老妈带着我在大栅栏那些七拐八拐的胡同里逛了一次,小时候记性奇好,过目不忘,凭着记忆就从前门拐进大栅栏的那些胡同绕来绕去回了旅馆。那时候天真,想着老妈老爸找不到我那么就回来睡觉了,这不就看到我了(!)我就一直在旅馆门口等他们。一直看那个卖猪头肉的摊子从生火、烧油、卤肉、卖肉、洗锅、灭火、倒灰、收摊。。。一个整套流程都完了,他们还不回来。我只好又去叔叔家,其实不远,过条马路就到。不过一个人过马路还是有点怕,就偷偷抓着一个穿风衣大叔的衣角混了过去。

与此同时,我爸我妈我叔已经彻底绝望,他们已经在人山人海的天安门广场来来回回地扫荡了七八遍,眼里都快冒出血了。。。纪念碑那时候还能上去,我妈说她上上下下纪念碑就不下5次,直到把高跟鞋的两只跟都给掰了。最后他们终于绝望了,到城楼下的派出所报警了。结果说民警还挺淡定,说我是今天第7个走失的孩子,现在人太多,广场只出不进,只能等晚上12点后清场了再看。。。
我在此特意向前6个于国庆前夜和我一样能坚持战斗在熊一线的战友小伙伴们表示诚挚的敬意!
后来我失而复得后,竟然没有挨揍,只是我妈再也不穿高跟鞋了,那个广场高跟鞋之夜给她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她以后还真打听过有没有合适的手铐可以把我和她拷一起上街。。。

第二年我妈准备出差上海,我还没说去我妈就说,上海人比北京还多,除非把我杀了,我绝对不带你去。。。。。

那个时代没有手机没有GPS定位器,不过人贩子也少(尤其北京),所以我又成功地活了过来。。。


c.被我妈“打”脱臼,

其实是老妈那天生病,躺在床上发汗。但熊孩子只要早上一睁眼就不会浪费一秒钟宝贵的熊时间。我看我妈我不理我,我就拿了一杆破塑料枪,在床上跳来跃去,把老妈的身板当成掩体架枪射击。估计是真烦到了,我妈翻了一个身,结果把我从床上翻了下来摔在地上,当时左胳膊就抬不起来了——脱臼了。被领到一个老中医那里,尼玛捏来捏去半天接不上,反而疼得我死去活来,最后好不容易接上了,还涂上了屎一样臭的黑色药膏。这个死中医技术太差,现在我的胳膊还有点变形。


d.夹人脑袋

有天天很冷,一大早我妈一女同事就来家里找她,其实她早就上班了,我睡的迷迷糊糊被吵醒,穿个薄睡裤就去开门,结果这个奇葩阿姨把身子留在门外,把长长的脖子和脑袋伸进门里,叽叽歪歪个不停。我说了好几次家里就我一个人了,我在睡觉。那阿姨还叽叽歪歪,我又冷又困,不耐烦了,说声再见把门一甩就回去又睡了。

结果那个阿姨一路哭着找到我妈,说我把她脑袋给夹了。。。。听说这个阿姨以后脑袋一贯不好用,难道真的是被我夹得????



e. 骗人喝洗衣服。

那时候和我一起玩的小伙伴们都讨厌另外一个男孩子,那孩子不但娘还最喜欢告状,大事小事不是告家长就告老师。于是我出主意准备好好整一下他:我先把用完的洗衣粉袋子洗干净,晾干,然后把我爸买的当时比较少见的果珍冲剂粉灌进去,然后找来一堆小伙伴,当着那孩子的面我们大家大喝“洗衣粉”。还喝得匝匝响,那孩子惊坏了,先去找我们家长(他们在一起打牌聊天),结果他们都哈哈一笑不相信(早就猜到是我的鬼主意)。那孩子回家就自己冲了真正的洗衣服喝了(那时洗衣粉就用一个牌子),结果喝得吐了一天的泡泡。笑得我们满地打滚。。。!
多少年后聚会碰到这哥们,我们还开玩笑问他洗衣服味道如何?他说就是怪怪的,喝到嘴里很滑,然后不舒服、胃胀、一打嗝冒一串泡,像猫和老鼠里面一样。。。哇哈哈哈!

fengfeixue0219植物分子生物学博士

@老猫
传说中化学孩子就是我啊.....

尝硫酸盐酸什么的不在话下(PS,硫酸略苦,但是盐酸稀释后感觉像柠檬水,还挺好喝的)
尝过氯化钡(真苦)
家里二楼自制硝化甘油——大概一毫升吧,不过感觉爆炸威力不大....
同样点氢气时炸过,把窗玻璃炸裂了——人没事....
自制硝化纤维素,点燃的时候烧的挺快

有次家里进了只老鼠,突发奇想要活体解剖....结果绑老鼠时候丫的被反口咬了一口(至今左手小指上还能看到牙印),于一怒之下自制氯气,把老鼠熏死了....(PS,当时还没打狂犬疫苗....不过现在已经13年了,应该过了潜伏期了吧.....)当然还带伤把老鼠剖了....挖出的双体子宫里还不少小球一样的胚胎....

#真是黑历史#

查看更多答案

热门内容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