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佳答案

翼狼Elang动物行为、吃货、LEGO

其实家猪是野猪的驯化亚种,也就是说其实家猪也野猪在本质上是同一【种】动物,因此也不存在“变回野猪”的概念(=。=)反正住在家里的就叫家猪,住在野地的就叫野猪就对了嘛!

要回答这种问题需要明确几个问题:

首先,演化是不定向的,但同时也是不可逆的。也就是说,即便是发生自演化树上的同一个枝条,已经分化为两支(种)的物种无论如何都不会“恢复”成为它们的祖先(比如说已经演化为智人的我们就无法“变成”古猿),也不可能“变化”成为另外一支上面的物种(比如说我们无法“变成”黑猩猩)。

其次,动物的驯化(人工选择)其实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是产生了具有一系列符合人类期望其表现出的性状的品种(亚种),但基本上没有产生新的种(物种)。而且这些性状往往不利于在野生条件下存活。比如说家猪白花花的皮肤在野地里就是个活靶子,较短的獠牙不适宜挖掘觅食,较短的毛发也不利于保温等。而这一系列性状则会在人刻意的、定向的选择中被保存下来。而一些不那么受人欢迎的野生型性状反而会被人为筛选而淘汰。

那么结合上述两点,当这些驯化动物回到野生条件下的时候,就会发生以下的一些事情:

1)因为没有了人的筛选,在家养型动物的后代中会出现一定比例的、表现出野生型特征的后代

2)这一部分后代因为有着更适应野外生活的性状,存活到繁殖年龄的几率会比纯家养型表型的后代要更高,因此它们能够获得更多交配和产下后代的机会

3)如此循环往复之后,表现出能够适应野外生活的性状的后代比例逐渐增加,最终这些性状会相对稳定地保存下来。到此时,家养型群体的野化也基本完成了。

不过即使表现出野生型的特征,野化的动物往往也不会完全表现出和野生型一样,而是会表现出一种在野生型和家养型性状之间呈现微妙平衡的状态……(比如澳洲野狗、部分地区的“山猪”等)

以上。

梧桐清声生理学博士

Nature的文章《当鸡野化之后——重新思考野生的定义》

http://wemedia.ifeng.com/7900849/wemedia.shtml

未授权,所以节选下吧

驯化过程塑造了动物和它们的基因组,使它们可以在人类环境中繁荣生长。保障野外生存的性状往往让位于对人类有利的属性,比如温顺的性格和快速生长。表面上,野化似乎就是驯化的“倒带”。但进一步的研究表明,考艾岛野鸡正在演化为一个与它们的野生祖先相当不同的变种,获得了一些反映它们野生过去的性状,但也保留了一些人类选择的特性。在这种意义上,它们与其它逃脱人类圈养、在野外兴盛繁衍的家养动物种群(包括狗、猪和绵羊)非常接近。

大约一千年前,首先在夏威夷群岛上定居的波利尼西亚水手带来了再造文明的必需品,跨海越洋而来的有芋头、甘薯和椰子等作物,家犬和家猪,当然也有他们珍贵的家鸡。考古学和遗传学证据表明,波利尼西亚鸡更像所有现代家鸡的祖先红原鸡(Gallus gallus)——一种性情机警的小型禽类,至今仍在东南亚的森林中游荡。

到了库克船长在考艾岛南部的怀梅阿登陆的1778年,这些波利尼西亚鸡在本质上已经野化了。

野鸡在考艾岛上繁衍兴盛。虽然人们并没有精确追踪过,但是许多居民都认为岛上鸡的数量在1982年和1992年的飓风后出现了激增:飓风将家鸡从人们的后院吹进了森林里,它们在那里遇到了波利尼西亚鸡的后代。

提取自23只野鸡的DNA揭示了家鸡基因渗透的程度。考艾岛野鸡的核基因组似乎混合了接近红原鸡的波利尼西亚鸡和家鸡的基因,而它们从母系遗传的线粒体标记物则能追溯到欧洲和太平洋地区的家鸡。Gering和Wright认为,现在游荡在考艾岛的野鸡属于同一个杂交种群,既有来自现代家鸡的性状,也有古老原鸡的特征。

考艾岛野鸡并不是唯一一个介于本土物种和外来生物间模糊地带的物种。当人们在十九世纪末首次发现蒙古草原上的普氏野马时,它们被认为是地球上最后一种未被驯化的野马。但2015年的一项基因组研究显示,目前所剩的2100匹左右的野马都携带了大量来自家马的DNA,这项研究还揭示了明显的杂交迹象,它们源自一个始于上世纪40年代的圈养繁殖项目。

就像考艾岛的野鸡一样,其它野化动物,比如澳洲野犬和世界各地的城市野鸽并没有演化回到野生祖先的状态——即便一些性状可能趋向这一方向发展。

和家鸡一样,其它驯化动物的大脑-身体比例往往比野生种群更小。与处理视觉、声音和气味等事物有关的脑区退化最为严重,这或许是因为人类将动物培育得更加温顺、对周围环境的警惕性更低。撒丁岛的野化家猪似乎重新获得了更大的脑容量和高密度的嗅觉神经元,但并没有恢复原本的嗅觉能力:它们的神经元并没有表达一种与其近亲野猪的超常嗅觉有关的蛋白质。

美国国立自然历史博物馆的考古学家Melinda Zeder指出,同样地,野狗、野猫和野化家猪也往往缺乏野生种群的生存能力,仍然需要在人类环境中才能生存下来。举例来说,野狗群并没有组成狼群的复杂等级关系;这种关系使得野狼成了可怕的捕食者。“(野狗群)并没有狼群的那种领导力,只是一帮‘狐朋狗友’在一起瞎混,”牛津大学的演化遗传学家Greger Larson表示,他也是研究考艾岛野猪混杂血统的团队成员之一。



不能移

对于一些植物来说,它们在不同环境可以有不同的形态,当他们改变生存环境之后,会适应环境的长出一些相应结构。

但无论形态如何,这些植物的基因还是一样的。最多是不表达。

家猪则不同,在驯化的历史上有太多基因变异被留了下来。单纯环境改变不可能让它们变回野猪了。

hyll

会的,家猪跑回野外很容易就野化了。可能短时间内不会变的和家猪的祖先野猪一模一样,但是在野外独立生存繁殖完全没有问题(如果这是问题所指的“野猪”)。

另外其实家猪的獠牙现在一直都在,我们看到农场长大的家猪都没有獠牙,是因为一出生就被剪掉了。

动感超人_17684

澳大利亚的野狗是不是一种成功重新野化的物种呢?

查看更多答案

热门内容

    相关问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