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水到底有多危险,及有多少种死法(超长慎入)

denovo

这个帖子断断续续发在磨坊潜水版,一直想整理好再贴过来,今天看到秋秋问答里的一些回答实在忍无可忍了,大家就先凑合看吧,求游游不要追我的稿汁,这些随便闲扯的东西实在达不到要给你的质量,等我有空再好好写好吗。。。

(一)潜水究竟有多危险

我是个胆小怕死鬼,从开始潜水就特别关注各种事故报告,经常泡在scubaboard的accidents and incidents版面。以前懂得少,有些报告还看得稀里糊涂不明所以,现在懂得多一点了,便常常看得惊心动魄。

最近在读DAN 2010年潜水安全会议的报告。三个主要组织,包括DAN的美国总部和亚太分部,英国水下俱乐部(BSAC)和PADI都在会上提供了他们的潜水事故统计,还有其他很多相关内容的讨论。这些论文和一些讨论后来被收集成书,名为“休闲潜水死亡事故研讨会纪录”(Recreational Diving Fatalities Workshop Proceedings),网上可以下载PDF全文:https://d35gjurzz1vdcl.cloudfront.net/ftw-files/Fatalities_Proceedings.pdf 说是休闲潜水,但实际上BSAC(英国水下俱乐部)的数据中也包括了大量超过40米的深潜以及沉船潜的数据,这是由英国的潜水环境决定的,后面有机会再慢慢说。

这些潜水事故统计数据和所有的统计数据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首先的数据收集上的困难,比如说DAN要统计全美国的数据,有个困难就是估计全美国的潜水员总数。相对来说DAN投保潜水员的统计就准确得多,因为分母是确知的。BSAC的组织结构也可以获得比较确定的数据,四篇论文看下来,我个人觉得BSAC的数据和分析是最为严谨的。DAN亚太分部也明确表示,他们对于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新加坡的伤亡数据比较有信心,而其他国家的伤亡事故恐怕有很多并没有统计在内。潜水事故统计数据的第二个问题是样本量比较小,信息不完全。BSAC 长达12年的统计中只有197个死亡案例,其中50多个没有详细信息,因此后续的数据分析只能建立在140个案例之上,很多地方不能得出比较确定的结论。

但不管怎样,这些数据对我们来说,都是十分宝贵的,也回答了很多我心里一直以来的疑问。第一个问题就是:潜水究竟有多危险?我记得以前网上流传一个危险运动排名,说潜水大概是三十几名,排在足球(我个人觉得大概是橄榄球的误译)之后。也有人说,还不如开车危险呢。DAN的潜水死亡率与2004年进行的交通事故死亡率统计,还有2001年英国HSE的其他活动死亡率的统计对比告诉我们,这些都是错的(见表格)。休闲潜水死亡率高居榜首,为万分之1.63,开车的是万分之1.54,但不要忘记了,大多数人每天都开车,而绝大多数潜水员每年也没有潜几次水。

在开始潜水的时候,我们大概都很依赖教练,总想着只要教练跟我们下水,就不会有大事。PADI的数据告诉我们,每年去考OW/AOW等潜水证的几十万人中,仍有十多人在课程中死亡。(见下图)

不要忘记,这个数据也许并不完整。早些时候在悉尼发生的一起潜水事故就是OW的第一次开放水域潜水,死者是一个美国女孩,死亡水域深度只有五米左右。许多在悉尼的潜水员都表示,事故发生的水域水流平静,能见度好,是最最合适新手的。但这个女孩却转眼就掉队了,随后被发现死于水底。

我想作为一个潜水员,老老实实承认潜水的确是一项危险的活动,应该不是坏事。只有知道了它的危险,我们才会更认真地去预防事故的发生。几个组织都提出,BSAC更是一再强调,从这些统计数据看来,大多数事故是由于人为因素导致的,完全可以预防。

(二)最危险的地方在哪里

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一组数据是DAN亚太分部关于潜水死亡事故发生深度的调查。我们都觉得,当然是越深越危险,但实际上在休闲潜水的范围之内,这完全不成立。请看下图。

这个图告诉我们,大约一半的死亡事故发生在10米以内。其中超过一半发生在水面。水面,是对于潜水员来说最危险的地方。

这几年我想大家也看到了,泰国,台湾,香港,都发生过出水时被路过船只发动机致死的案例,这是水面事故的很大一部分。除此之外,还有出水后无法上船,漂流在水面上失踪或死亡的案例,当然也有过了很久被救起来的。跟这相关的有个著名的案子,发生在加州,主角被大家亲切地称为“漂流丹”(drifting Dan)。他在2003(或2005年,我记不清了)的一次潜水中遇到了强流,与大部队失散,出水时离船较远,虽然他带有SMB和哨子,但还是没能引起船只的注意。更悲催的是,这时船上开始清点人数,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名字竟然被打了个勾。后来据说是当时点名有人答错了,但是船上少一套装备他们都看不出来吗???

总之,既然大家都在船上,这个潜点的水流又太过强劲,船员们决定开去7英里外的另外一个潜点。在第二个潜点下水的人数清点中,“漂流丹”的名字被再次画上了勾。直到这次下潜结束清点人数,人们才发现他没有上船,开始就地搜寻,并通知海岸警卫队,请求协助,附近的其他船只也都动员起来,在这片海域四处寻找,而这时,可怜的丹正在7英里之外随着洋流绝望地漂浮。

4个小时后,有一艘载着一批童子军的船路过丹所在海域——他们本来不从这里过,是临时有事修改航线才会来到这里——船上有一位十多岁的少年童子军,大概是买了个新望远镜很开心(这句是我自己编的),拿着望远镜四处张望,发现海面上似乎漂浮着一块垃圾。咦,不对,好像不是垃圾?再看看?好像……好像是一个人……

丹得救了。回到家中,他开始漫长的状告船家的路程。不久前这个案子终于落下帷幕,丹获得了一百多万美金的赔偿。法官将他要求的两百万美金降至了一百多万,表示丹在这个事故中,自身也有一定的责任,例如他在与大部队分散后,不应该继续独潜,直到结束后再出水,导致离船太远。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船上有惦记我们的人,还是很重要的。

(三)男女有别?

下面我们来点不严肃的话题。在DAN投保成员中和PADI持证潜水员中,男女比例都约为2:1或略高。然而,在较为年轻的阶段,男性事故率远高于女性。请看下面的图。

DAN美国的统计结果是,在65岁以前,男性的死亡风险远高于女性。DAN欧洲的结果是,40岁之前,男性死亡风险是女性数倍。DAN亚太的数据中,女性占死亡人数已经从30年前的6%上升到了19%(当然同时女性潜水员的比例也在上升),但至少目前风险仍然比男性要低(否则应该是和女性潜水员人数一样占33%)。只有在PADI课程中,女性风险才与男性大致相当。

作为一个还在40岁之前,并且已经上完了PADI课程的女性,我感到非常欣慰。(当然,其实,你也可以指出,也许是因为男的潜的次数比女的多,难度比女的大……但是,我还是可以欣慰哈哈哈。)

不过,DAN亚太又指出,女性死于惊慌的比例远高于男性。

我悻悻地说,我偏不惊慌!

(四)到底有多少种死法

我每次谈这个题目的时候,很多不潜水的和休闲潜水的朋友都表示“喂不要说这么不吉利的话好吗”;但我认识的所有严肃的潜水员都不讳谈死,事实上大多数人都有一种“I don't mind going this way”的感觉。事故分析(accident analysis)源于洞潜领域,为后来人提供了非常宝贵的经验和教训,大大降低了伤亡率,其后也被扩展到休闲潜水领域,就像前面提到过的,几大潜水组织每年都会进行事故统计和分析。

其实,潜水最常见的一种死法大概是“不知道怎么死的”。比如说事故分析领域的两位先驱,分别在1977年和1984年出版相关书籍的Sheck Exley和Wes Skiles的死因都至今未解。

了解Wes Skiles的人可能比较多,因为他是著名的洞穴潜水员和摄影师,生前完成的最后一个项目,就是他死后一个月出版的国家地理杂志上的巴哈马洞穴介绍。他还拍过一个系列纪录片,叫做Water's Journey,从佛罗里达的洞穴系统入手,追溯该州的淡水源头(谁有这个片请给我一份,我请吃饭)。那部骇人的Sanctum虽然不是他拍的,却被献给了他,足见他在潜水摄影界的地位。让人难以理解的是,他并没有死在危险洞穴里面,而是在一次很普通的珊瑚礁拍摄途中,示意其他人后独自向水面上升,随后被发现躺在水底,失去知觉。医院后来说,他的死因无法确定,只能说是“意外溺亡”。他在事故时使用的是CCR,但没有什么公开的证据说明是装备的问题,也许是因为他的地位和事故时的情况,论坛上的消息也很少,连揣测都不热烈。

Sheck Exley的死因讨论则相对较多。Exley 23岁时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超过一千次洞穴潜水记录的人,也是少数几个用空气能下潜到122米的人,和少数几个到达过800英尺以下的技术潜水员。他1994年在墨西哥Zacaton天坑挑战SCUBA潜水300米记录时,同伴Jim Bowden提前结束潜水上浮,Sheck独自下潜然后死亡,潜水表显示最大深度为268米,手臂和气瓶阀都特意缠绕在引导绳上,显然是为了方便自己的遗体打捞。他的团队成员认为,HPNS(高压神经毒性,公认在500英尺以下才会发生)加上在大深度氮醉导致了他无法处理紧急情况而死亡。

当然,这些资深潜水员们挑战的极限比我们多得多,他们的事故对于我们不用CCR不下40米的普通人来说,也不是特别有参考价值。不过话说回来,这两桩“不知道怎么死的”事故,如果硬要塞,也还是可以塞到我要说的第一种死法里面去:淹死。

xxxxxxxxxxxxxxxxxxxx第一种死法:淹死xxxxxxxxxxxxxxxxxxxx

细分起来,淹死又有几种可能:一种是在水下彻底没气了,又来不及上升到水面;还有一种是在水下呛水导致昏迷死亡,但是呛水的原因本身,就像Wes Skiles的事故一样,没有人会知道,只能够揣测。

第一种情况,在去年七月菲律宾的苏比克发生过,本版上也曾经有过详细讨论,这里就不多说了。两位香港来潜水员以及一位在当地工作的美国教练一起在USS New York号沉船fun dive时,一位潜水员失踪,教练去寻找,后来被发现两人在船内溺亡,教练的浮力气囊里最后一口气都已经吸完。总之这个事故的教训,是潜沉船时,千万别丢掉引导绳……

第二种在水下呛水导致昏迷死亡的情况,在我看到的材料中,貌似是新手,尤其初次课程中死亡的大部分新手所遇到的情况,多数情况下大概都是因为惊慌。(潜水教材和《银河系漫游指南》里面都说:don't panic!)前面说到那位在澳洲5米水深处出事的中国女孩就是呛水昏迷的一例,后来状告教练,案子拖了两年,不过还远没有同样在水下溺亡的Tina Watson案旷日持久,影响深远,因为剧情实在有够狗血。

Tina Watson是个26岁的年轻女孩,来自阿拉巴马。2003年,她和新婚丈夫Gabe Watson一起去澳大利亚度蜜月,加入了一次为期十天的船宿潜水。不幸的是,在第一天她就溺死水下,尸体在28米深处海底被发现。此事最初并没有引起太大关注,但Tina的父母持之以恒地奔走呼吁,终于在2007年得到了媒体报道。Tina父母指称,她丈夫曾经在离开之前劝说Tina提高人寿保险限额,并且将他作为唯一受益人。从各方讨论来看,两人之间的关系也是一种S/M的关系,Tina似乎被男友/丈夫各种压迫但仍然和他在一起。因此,他们认为,Tina是被新婚丈夫在水下谋杀的,丈夫关上了她的气瓶,后又打开,造成她自己溺毙的假象。2009年,Tina丈夫Gabe从美国飞回澳大利亚投案,承认“过失杀人”,但不承认谋杀罪名。“过失杀人”的判决基础是,在Tina遇险时,她丈夫并没有尽到作为潜伴的责任去帮助她,反而任由她死于水下,自己升上水面。辩护律师称,Gabe本人已有多年未曾潜水,因此显然也缺乏必要的救人技巧。他自己也在惊慌之下,飙升水面,造成后来下飞机后鼻腔出血,医生诊断为急性的barotrauma。

最后Gabe被判五年监禁,一年半后可以保释。

顺便说一下,Gabe在Tina死后再婚,新妻据说酷似Tina。

就像我们前面说过的那样,潜水最常见的死法就是“不知道怎么死的”,所以这些案子的真相,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

××××××××××××××第二种死法:压力相关××××××××××××××

和压力相关的死法,其实主要不是因为深水压力过大,而是因为下潜上浮过程中压力变化太大造成的。大家都知道初学潜水会耳朵痛,耳压平衡问题严重时还会导致耳膜耳鼓受伤。但压力变化更恐怖的后果,是肺部的气体体积变化造成的,俗称爆肺。这样的事故去年五月在菲律宾Anilao发生过一起,本版也有相当多的讨论,就不多说了,总的来说教训是第一要学会拔充排气管,第二万一面镜丢了不要惊慌,慢慢找就是了,其实在水下睁眼也没那么疼的,过一分钟就能忍受了(这是据buddy说的,楼主自己戴隐形没睁过眼 )。

压力变化导致的死亡,除了爆肺这种比较壮烈的之外,还有温柔一点的,那就是传说中的减压病,每个新潜水员都应该闻之色变。它通常在浮上水面后2-48小时内发作,包括很多不同的症状,关节疼痛,肢体麻木,或者是皮肤上的大片红斑,都有可能是减压病的征兆。最讨厌的是症状太难确定,有时你真分不清是减压病还是自己神经过敏。

减压病的治疗首先是立即呼吸纯氧,轻微症状在吸氧后可以缓解,如果不能缓解就要想办法送去减压舱。上次我缠着某熟悉的教练问他为什么不带我们去四王岛(Raja Ampat),他严肃地说那附近没有减压舱,万一出什么事情很危险,组团去责任太过重大。我说那不是有保险就可以叫直升机吗,飞到附近的减压舱也就一两个小时吧?他说你以为在东南亚想要直升机就能弄一架来啊?美得你!那全靠运气!

减压病的原理其实并不能说非常清楚,当然大家都知道,在水下高压环境中溶解在各种组织,尤其是脂肪组织里的氮气,在压力减小的时候会逸出,变成气泡,造成各种后果。所谓的减压病(decompression illness,简称DCI)又分为两大类,一类叫做arterial gas embolism,简称AGE,指血管中的气泡造成的动脉栓塞,凡是做过或者看人做过手术的人都知道这有多危险。

与AGE相关的一个东西叫做PFO,patent foramen ovale,中文是卵圆孔未闭。卵圆孔是胚胎心脏中左右心房之间的一个孔,因为胚胎是通过脐带从母体那里吸取氧气,所以血液无需经过肺部,左右心房可以直接相连。出生后由于肺部压力剧减,导致卵圆孔上面的那片组织(想不起名字了)闭合,从而达到动静脉血左右分开的效果。据传说,世界上有25%的人,这个闭合都是不完全的,在肺部压力增大时可能导致左右心房之间的血液渗漏。肺部压力怎样会增大呢?比如说咳嗽啊,还有——答对了,潜水啊。如果右心房的静脉血带有从身体各处冒出来的气泡,然后不经过肺部直接流窜入左心房,进入主动脉,那么,呃,也许就挂掉了。

说到这里,大概读者都和楼主一样想要直接冲去医院,检查看看自己有没有PFO了。不过其实很多潜水组织并不建议进行PFO检查,因为检查也有相对危险。最重要的是,PFO只不过是增加减压病风险的原因之一,每个人都不一样,甚至于每一个人每一天的情况都不同,没有PFO也并不能保证你的安全,所以在减压问题上,永远不要挑战自己的极限啊。

DCI的另外一类是decompresion sickness,简称DCS,是由组织中的气泡引起的。(话说DCI叫减压病,这个DCS到底该怎么翻译呢?减压不适症?)DCS又被粗略地分成I型和II型,I型相对比较轻,比如最最常见的关节痛啊,皮肤痒啊;II型则相对严重,涉及到神经系统,比如说麻木啊半身不遂啊什么的。我听说过有I型减压病不进减压舱的(当然这个这个绝对不能推广哈),但II型就必须马上治疗了,否则也许会终身残废。实际上就算是I型,也很有可能留下一些些的后遗症,毕竟组织中的气泡也会堵塞血流妨碍局部供氧,有可能导致神经细胞的死亡,死亡的神经细胞可是不能再生的。

关于DCS,我偷懒从wiki拷两个表格,翻译过来好了。

症状 发生比例
局部关节痛 89%
胳膊的症状 70%
腿的症状 30%
头晕 5.3%
麻木 2.3%
气短 1.6%
极度眩晕 1.3%
晕倒或失去知觉 0.5%

症状出现时间 比例
潜水后一小时内 42%
潜水后三小时内 60%
潜水后八小时内 83%
潜水后24小时内 98%
潜水后48小时内 100%

关于氮气逸出的速率与方式有很多模型,最早的是Buhlmann提出来的,后来还有神马VPM啊RGBM啊,具体的差别就不在这里详细讲了,总之是个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与之直接相关的是要不要有deep stop,这个大家一直都在吵,就看你信哪一家了。目前并没有任何模型获得机理研究的支持,说白了大家都是用蒙的,纯属经验模型,所以减压病也就是个比较模糊的话题。再加上还有其他很多影响减压的因素,比如说脱水啊缺觉啊什么的,总之据说有一半的人在得减压病时并没有做错任何事,没有超过免减压时间等等,所以,得了减压病也不是神马羞耻的事情,见过的许多牛人都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得过不少次减压病。我们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多喝水,尽量保守地潜水,然后留心相关症状了。

除了氮气之外,其他的惰性气体都有可能引起减压病,但是因为气体性质不同,相对应的减压计算也有不同,好在休闲潜水员基本上不需要管这些。休闲潜水员还有一件不需要在意的事情是所谓的Isobaric counterdiffusion,简称ICD,等压气体反向渗透,在切换混合气体(比如从氦氧混合切换到氮氧混合)时可能发生,据说这也有可能引起减压病。(楼主自己也还没太搞清楚ICD,这原理也很复杂,等学习完了再来仔细说吧。)

因为有减压舱的存在,减压病导致死亡的例子在事故报告里并不多,当然也有可能这些事故发生的地方太过偏远,于是不见诸于报道。不多不等于没有,在BSAC的统计数据里面,还是有一例减压病死亡的。

×××××××××××第三种死法:气体相关××××××××××××××

大家都知道,我们呼吸的空气,主要由氮气氧气组成,还有少量二氧化碳。大部分休闲潜水员呼吸的都是压缩空气,少部分采用高氧空气。但是不幸的是,这些气体在高压下,都会变成“有毒气体”。

先来说氧气。氧气当然是最重要的成分,没有它我们就挂了。但氧气太多我们也会挂掉——氧分压一旦超过1.6,人就可能表现出氧气中毒的症状,主要分为神经中毒和肺中毒两种,前者出现较早,后者是长期积累后出现的。关于氧中毒的研究,最权威的人体数据在Oxygen and the diver这本书里面,此书早已卖断,二手书已经炒到三百美金一本。这些数据主要来自二战时期的英国海军和战后的美国海军——也只有在军队里才能进行这么可怕的实验,直接让人吸高压氧气到中毒为止。看着表格里面一排排的convulsed, convulsed,真觉得有些惊心动魄。

这本书里的数据要讨论起来,又可以写一大篇,还是回来继续说事故。前一阵子出了一起技术潜水的事故,两位技术潜水员在水下21米进行初次减压的时候,其中一位迅速死亡。原来他的减压气瓶里不是这个深度所应采用的50%高氧空气,而是6米减压采用的100%纯氧。在水下二十米压力大约为3个大气压,纯氧的氧分压就是3,远远超过1.6的危险界限。最让人崩溃的是,后来他的潜伴发现,死亡的潜水员身上两个气瓶都是100%一百纯氧,而自己身上两个气瓶都是50%高氧空气。他们把瓶子拿!!!错!!!了!!!

接下来说氮气。氮气是一种惰性气体,通俗地说就是打酱油的,虽然存在,好像没啥好处也没啥坏处。然而氮气在水深到一定程度下,却能够让潜水员感觉到“氮醉”,nitrogen narcosis,据描述是一种类似于喝醉酒的感觉,有人说下降多少米相当于喝一杯鸡尾酒,鉴于楼主从来没有喝醉也没有氮醉过,实在无法提供一手资料。大家都知道醉驾可能造成什么后果,同样,醉潜也可能让人失去判断情况并正确反应的能力,误入歧途。大深度空气潜水造成的很多伤亡,都可能是因为醉氮造成的。像前几年香港打鱼到60米后急速上升死亡的那位,可能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还有一种很可怕的气体,是我们呼吸的空气中本来没有的,它叫做一氧化碳。据非官方资料(我论坛上看来的),有些时候空气压缩机可能烧到机油之类的,产生一氧化碳,污染压入气瓶的气体。好的压缩机应该有一氧化碳探测器,但安装位置不对可能就探测不到,即使安装对了,因为压缩机工作时声音巨响,离得稍远可能就听不到探测器的警报。

总之,这件事情真实的发生了:就在前两个月,一个有经验的美国洞潜团队在墨西哥Cozumel探索一个洞穴,要从一个地方进去,游到另一个有气室的大厅里去。其中两个人使用CCR。进入洞穴之后,使用CCR的一个人突然开始加快游动,他的队友只好分成两组,一组两人紧紧跟上他,另一组落在后面。两分钟后此人昏迷过去,队友发现他已经关闭了自己的CCR,并且取下了备用气瓶(bail out)的呼吸器,显然他已经感觉到有问题,但还没有来得及解决。队友将他备用气瓶的呼吸器塞进他的嘴里,然后一路护送他原路返回,路上不断往他嘴里purge(就是按呼吸器,因为他已经不能自主呼吸)。18分钟后他们终于离开洞穴,马上进行急救,但未能成功。其实洞潜牛女人Jill Heinerth早就说过,洞潜拯救的第一条要点,就是不用着急,因为你要找的并不是一个还有生还希望的人,而是一具尸体而已——如果有人在洞里失踪或昏迷,那么几乎没可能活着出来。

后来的分析发现,死者的CCR气瓶里面有一氧化碳污染。这件事情在scubaboard上贴出来之后,众多资深潜水员纷纷表示急需购置便携式一氧化碳探测器,并且要对每瓶气进行检测。

二氧化碳的问题更加复杂一些,留着下次再说吧。

(后面的不知几时才会续上,敬请不期待。

热门内容

    作者的其它日志

    评论

    晓风残月
    评论

    我是看了碧海追踪和碧海蓝天两部电影之后就彻底迷上潜水了。。。

    denovo
    评论

    碧海蓝天是自由潜,和SCUBA不一样。。。碧海追踪木有看过。

    稳稳的蜗牛
    评论

    潜水有风险,下水需谨慎。

    查看全部评论
    登录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