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色饮料放入纸巾后搅拌,饮料褪色变清。能说明食品不安全吗?

这段在网上热传的视频时间在1分钟左右,画面中一名男子先在玻璃杯内倒入美年达,然后往里面放了一张类似于面巾纸一样的物品,用筷子在杯中高速搅拌。


  随着搅拌时间的延长,杯中的美年达颜色越来越浅,再搅拌了一分钟之后,这个面巾纸一样的物体呈明显的橘黄色,而杯中的液体几近透明。

http://weibo.com/2141823055/DdAIz3WHW

查看问题描述 收起
26个回答

这些是合法添加剂,至于哪种会被纸巾吸附我不知道。如果看到什么解释不了的现象,就说食品安全有问题,那就什么也别吃了。

当时记得用普通的纸巾试过一下,吸附色素这个现象确实有,但并没有那么强效,要想明显褪色需要用好几张纸巾涮好几次了,而且吸附在上面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使用食品色素也是合法的,符合规定即可。 当时还用100%的葡萄汁做过对照,那个其实褪色更加明显……可能因为底色深吧,天然色素也一样吸附的,可见褪色本身确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当时记得用普通的纸巾试过一下,吸附色素这个现象确实有,但并没有那么强效,要想明显褪色需要用好几张纸巾涮好几次了,而且吸附在上面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使用食品色素也是合法的,符合规定即可。

当时还用100%的葡萄汁做过对照,那个其实褪色更加明显……可能因为底色深吧,天然色素也一样吸附的,可见褪色本身确实不能说明什么问题。

那么费劲干嘛,喝完了美年达,舌头伸出来不就是黄色的么

美年达是汽水,搅起来肯定很多泡沫,但是看完以后不敢乱用纸巾了,这纸巾有毒,转那么多圈都不坏! 而且视频中并没有明确表示杯子里是美年达,视频开头的杯子里已经有液体,主角也只是把美年达瓶子放下,由此可见,此视频纯粹炒作想红而已!

美年达是汽水,搅起来肯定很多泡沫,但是看完以后不敢乱用纸巾了,这纸巾有毒,转那么多圈都不坏!

而且视频中并没有明确表示杯子里是美年达,视频开头的杯子里已经有液体,主角也只是把美年达瓶子放下,由此可见,此视频纯粹炒作想红而已!

实测,那纸巾吸美年达没有变色。。

图中这要么不是美年达要么不是普通纸巾

纸巾漂白剂超标?

视频中饮料的颜色主要来自于柠檬黄和落日黄,这是两种在食品中广泛使用的合成色素。滤纸对它们有很好的吸附作用,经过充分搅拌,它们会从水中吸附到滤纸上,饮料也就失去了黄色。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物理现象,其原理和净水器将可乐褪色,粮油工业使用活性炭脱色相似。一般而言,不管是天然还是人工合成的色素,都容易被吸附性好的滤纸吸附或者滤器吸附,从有色的饮料中“脱色”。 -----------------------分割线------------------------------ 经常有专家说,色素只是改善食物的视觉效果,并没有任何的营养价值,还会为身体带来危害。 这个说法本身并没有错,但并不全面。有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大部分人,食物的颜色会影响他们对味道的感知。食物的颜色是人体最先感知到的元素,如果“卖相不佳”,很多人可能直接就失去了尝试的欲望。 因为颜色对于消费者对食品的接受程度有很大影响,食品染色就不可避免地成为食品加工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实际上,这并不是现代食品工业的创造。在中国古代,民间就有用蔬菜汁来染色鸡蛋羹或者做绿色饺子皮的做法。 现代社会追求商品的标准化,对于食品工业来说,原料的不同会导致成品的颜色略有不同。如果是家庭自制或者餐馆现做的食品,这样的不同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在加工食品中,就难以让人接受。同种食物昨天买的跟今天买的肉眼就能看出不同,多数消费者难免会怀疑产品的质量。 --------------------我也是分割线---------------- 天然色素是由天然资源获得的食用色素,合成色素是人工合成的色素。 在大规模工业生产中,用蔬菜汁来染色那样的“传统智慧”难堪大用。要进行商品化使用,就需要把色素进行提纯,再对其染色能力进行“标准化”。出于对“天然产物”的本能好感,所以消费者很容易接受“天然色素”。 其实,天然色素也还是要通过化工过程来提取的,并不是许多人想象的“纯天然”。另外,天然色素制取成本高,价格不菲,但它们往往不够稳定,在食品的加工和保存过程中容易褪色。在生产成本和颜色稳定性上,合成色素显然具有巨大的优势。跟任何“非天然”的食品成分一样,人们会对这些从石油产品制造而来的东西充满疑虑。 在美国,只有9种允许使用的合成色素,其管理比其他的食品添加剂更加严格。目前,世界各国都只有几种基本的合成色素可以用在食品中。不同的颜色,都是通过这几种基本的颜色调和出来的。 --------------------我还是分割线-------------------------------- 能够对食品染色的物质很多,但要想成为“食品色素”,需要经过广泛的安全评估。一般是通过长时间喂给实验动物不同的量,找出没有任何异常的最大剂量,把这个剂量除以一个很大的“安全系数”(通常是100或者更高)来作为人体的安全摄入量。再根据这个安全上限,以及人们每天可能摄入某种食物的最大量,来确定该种食物中允许使用的最大量。 这样制定的安全标准其实是相当严谨的。但人跟动物毕竟不同,不确定性始终存在。对批准可以使用的色素,依然要进行长期的跟踪和后期的修改。 1970年代,有一位儿科医生宣称儿童的行为与食品色素的摄入有关。美国FDA审查了当时的科学文献,认为合成色素“可能”对某些儿童有不良影响,但是证据不充分,所以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对合成色素做出进一步决定。 直到2007年,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试验结果显示,部分色素在一些情况下会导致小朋友们注意力下降及多动。但欧洲食品安全委员会(EFSA)审查了这项研究后认为,它不足以成为改变这些合成色素和苯甲酸钠安全标准的理由。 2009年,EFSA调低了南安普敦研究中所涉及的六种色素中三种的安全上限。后来,EFSA进一步要求含有那六种色素中任何一种的食品,都要在包装上加上一条警告信息,说“可能会对儿童的活动与注意力有不良影响”。 实际上,色素中可能存在的杂质比色素本身更加重要。在美国,色素的安全审批是每批进行的,也就是说,生产厂家每生产一批产品,都要把样品送去检测,合格了才能够被FDA批准销售。而FDA的批准,是针对那一批产品,而不是该厂家生产的那种色素,更不是那种色素本身。 -------------------------又是分割线------------------------- 美国曾对居民的合成色素摄入量进行过评估,结论是美国人平均摄入量远远低于安全上限。即使是摄入量达到全民平均值的10倍,也还是大大低于安全上限。 在中国,南安普敦那项研究中所用的六种色素是允许使用的。考虑到中国人群中食用加工食品的量大大少于美国,可能摄入的总量距离“超标”也还比较远。但是,色素的生产是否严格执行了生产规范、最终产品是否合格,是中国的食品色素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 也就是说,“合成色素”本身是安全的,但前提是“合格产品”。 不过,食品色素不值得担心,并不意味着那些颜色丰富的食品就不值得担心。一般而言,使用色素往往伴随着高碳水化合物、深加工、低营养密度等特征。让孩子减少食用这样的食品或者饮料,习惯食物的“本色”,有助于孩子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更容易实现营养的全面均衡。

视频中饮料的颜色主要来自于柠檬黄和落日黄,这是两种在食品中广泛使用的合成色素。滤纸对它们有很好的吸附作用,经过充分搅拌,它们会从水中吸附到滤纸上,饮料也就失去了黄色。

这是一个很平常的物理现象,其原理和净水器将可乐褪色,粮油工业使用活性炭脱色相似。一般而言,不管是天然还是人工合成的色素,都容易被吸附性好的滤纸吸附或者滤器吸附,从有色的饮料中“脱色”。

-----------------------分割线------------------------------

经常有专家说,色素只是改善食物的视觉效果,并没有任何的营养价值,还会为身体带来危害。

这个说法本身并没有错,但并不全面。有研究结果表明:对于大部分人,食物的颜色会影响他们对味道的感知。食物的颜色是人体最先感知到的元素,如果“卖相不佳”,很多人可能直接就失去了尝试的欲望。

因为颜色对于消费者对食品的接受程度有很大影响,食品染色就不可避免地成为食品加工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实际上,这并不是现代食品工业的创造。在中国古代,民间就有用蔬菜汁来染色鸡蛋羹或者做绿色饺子皮的做法。

现代社会追求商品的标准化,对于食品工业来说,原料的不同会导致成品的颜色略有不同。如果是家庭自制或者餐馆现做的食品,这样的不同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但在加工食品中,就难以让人接受。同种食物昨天买的跟今天买的肉眼就能看出不同,多数消费者难免会怀疑产品的质量。

--------------------我也是分割线----------------

天然色素是由天然资源获得的食用色素,合成色素是人工合成的色素。

在大规模工业生产中,用蔬菜汁来染色那样的“传统智慧”难堪大用。要进行商品化使用,就需要把色素进行提纯,再对其染色能力进行“标准化”。出于对“天然产物”的本能好感,所以消费者很容易接受“天然色素”。

其实,天然色素也还是要通过化工过程来提取的,并不是许多人想象的“纯天然”。另外,天然色素制取成本高,价格不菲,但它们往往不够稳定,在食品的加工和保存过程中容易褪色。在生产成本和颜色稳定性上,合成色素显然具有巨大的优势。跟任何“非天然”的食品成分一样,人们会对这些从石油产品制造而来的东西充满疑虑。

在美国,只有9种允许使用的合成色素,其管理比其他的食品添加剂更加严格。目前,世界各国都只有几种基本的合成色素可以用在食品中。不同的颜色,都是通过这几种基本的颜色调和出来的。

--------------------我还是分割线--------------------------------

能够对食品染色的物质很多,但要想成为“食品色素”,需要经过广泛的安全评估。一般是通过长时间喂给实验动物不同的量,找出没有任何异常的最大剂量,把这个剂量除以一个很大的“安全系数”(通常是100或者更高)来作为人体的安全摄入量。再根据这个安全上限,以及人们每天可能摄入某种食物的最大量,来确定该种食物中允许使用的最大量。

这样制定的安全标准其实是相当严谨的。但人跟动物毕竟不同,不确定性始终存在。对批准可以使用的色素,依然要进行长期的跟踪和后期的修改。

1970年代,有一位儿科医生宣称儿童的行为与食品色素的摄入有关。美国FDA审查了当时的科学文献,认为合成色素“可能”对某些儿童有不良影响,但是证据不充分,所以还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对合成色素做出进一步决定。

直到2007年,英国南安普敦大学的试验结果显示,部分色素在一些情况下会导致小朋友们注意力下降及多动。但欧洲食品安全委员会(EFSA)审查了这项研究后认为,它不足以成为改变这些合成色素和苯甲酸钠安全标准的理由。

2009年,EFSA调低了南安普敦研究中所涉及的六种色素中三种的安全上限。后来,EFSA进一步要求含有那六种色素中任何一种的食品,都要在包装上加上一条警告信息,说“可能会对儿童的活动与注意力有不良影响”。

实际上,色素中可能存在的杂质比色素本身更加重要。在美国,色素的安全审批是每批进行的,也就是说,生产厂家每生产一批产品,都要把样品送去检测,合格了才能够被FDA批准销售。而FDA的批准,是针对那一批产品,而不是该厂家生产的那种色素,更不是那种色素本身。

-------------------------又是分割线-------------------------

美国曾对居民的合成色素摄入量进行过评估,结论是美国人平均摄入量远远低于安全上限。即使是摄入量达到全民平均值的10倍,也还是大大低于安全上限。

在中国,南安普敦那项研究中所用的六种色素是允许使用的。考虑到中国人群中食用加工食品的量大大少于美国,可能摄入的总量距离“超标”也还比较远。但是,色素的生产是否严格执行了生产规范、最终产品是否合格,是中国的食品色素更加值得关注的问题。

也就是说,“合成色素”本身是安全的,但前提是“合格产品”。

不过,食品色素不值得担心,并不意味着那些颜色丰富的食品就不值得担心。一般而言,使用色素往往伴随着高碳水化合物、深加工、低营养密度等特征。让孩子减少食用这样的食品或者饮料,习惯食物的“本色”,有助于孩子养成良好的饮食习惯,更容易实现营养的全面均衡。

色母片 胡萝卜汁都能给你吸白

这纸巾质量真好

吃完黄瓜的我舌头变绿了,把这个拍成视频会不会也得到热传呢。

正在加载中...

这个操作需要登录才能进行

登录

你的动作太快了...